一手書城小說網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024章 傷疤
    陶青澤擦著冷汗,他知道晏青時問他的是被困在陣法里的那個秦昱行,說道:“還是沒動靜?!?

    晏青時的臉色看不出喜怒,這樣讓陶青澤更是渾身不自在。

    陶青澤忍不住求情:“師兄,昱行這是犯了什么錯?他修行還淺,更沒有受過訓練,哪能那么輕易地破了我的陣法?不如師兄你賣我個面子,就放他出來吧,他還是個孩子,回去好好校正校正還來得及?!?

    感情陶青澤是以為秦昱行犯了錯,而晏青時讓他來陶青澤的陣法里受罰。

    晏青時不回應他的話,說道:“他在里面的情況如何?”

    陶青澤一噎:“他起先慌里慌張地在陣法里跑了幾圈,最后沒力氣了找個地方休息,不過他的運氣還算好,誤打誤撞地找到了我陣法的漏洞,倒是沒怎么受傷,就是現在體能支撐不住,氣息已經很微弱了?!?

    看著晏青時沒有什么表情變化,嘆氣道:“也不知道那孩子現在在想什么,自己已經來旭陽峰被困了十多天他師尊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晏青時瞳孔一縮,像是想到了什么,揉了揉眉心:“把他放出來吧?!?

    陶青澤更像是被困在陣法里的人,一聽這話,重重地松了一口氣。

    穆書凝重新見到外面的世界的時候,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把他背上山的是陶青澤四弟子解風,晏青時看著渾身虛軟的穆書凝,眼神毫無波動。

    陶青澤不由得有些可惜,先讓解風帶著穆書凝下去休息。

    陶青澤正擦著冷汗,忽然聽見自己身旁的掌門師兄說道:“當年,第一次來旭陽峰的書凝,破你的陣用了四天?!?

    陶青澤被晏青時嚇得一陣腿軟,一臉驚恐地看著他。穆書凝這個名字,他已經許久都沒有聽晏青時提起過了。

    陶青澤不想再和晏青時繼續說下去,臉上的冷汗已經擦不干凈了,他道:“師兄,我先去看看師侄?!?

    晏青時囑咐道:“他要是同你提起他的來意,你幫幫他?!?

    陶青澤道:“那肯定,師兄你不必擔心?!?

    晏青時轉身離開,將臉上的表情全都隱藏在陰影之中。

    解風端來一碗粥給穆書凝,讓他補充體力,穆書凝謝過解風,一口一口地吃了起來。

    解風看著他即使餓極也極有修養地細嚼慢咽,嘆氣:“掌門師伯還是對你太過嚴厲了?!?

    穆書凝將嘴里的粥咽下,才開口道:“嚴師出高徒?!?

    解風搖頭:“掌門師伯自從你進入陣法的第三天就過來了,一直同師尊在大廳喝茶,明知你過得艱難,也絲毫不松口,師尊多次替你求情,掌門師伯都不肯松口放你出來,還是最后你有生命危險了才松的口?!?

    穆書凝眸光驟然變沉:“師尊一直在?”

    解風搖頭:“剛才走的?!?

    晏青時走了,穆書凝卻不敢放松,他搞不懂為什么晏青時會在旭陽峰等他十天,現在卻連他一面都不見。

    等到穆書凝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了一些,陶青澤恰好過來。

    穆書凝行禮道:“師叔?!?

    陶青澤示意解風出去。解風十分聽話,順手將空碗拿了出去。

    陶青澤坐在椅子上,說道:“昱行,聽說你有事來找我?”

    穆書凝知道晏青時肯定提前和陶青澤打了招呼,便開門見山:“我在太虛秘境里找到了一把琴,名叫鬼淵?!?

    一聽到“鬼淵”,陶青澤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他擰眉道:“魔琴鬼淵?”

    穆書凝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不由得疑惑地看向他,等待解釋。

    陶青澤道:“魔琴鬼淵之所以名叫鬼淵,它有一種和修士進階類似的能力,就是升階,想必你早已聽說?!?

    穆書凝點頭。

    “鬼淵會迷惑彈奏者的心智,讓人心性大變,所謂入魔,甚至反過來吸食主人的精血來讓自己升階,極難駕馭,唯有真正地收服它才能讓它成為自己的武器,你此時萬萬不可冒險?!?

    穆書凝擰眉:“可是我曾往里面輸送過靈力,一開始是完全沒有反應,可最后一次它開始排斥我的靈力,甚至對我進行了反擊,師尊解釋是鬼淵有了器靈?!?

    陶青澤解釋道:“我當初曾對鬼淵這把琴做過研究,你真算是找對人了,說是器靈也不完全算錯,鬼淵有自己的靈識,只是這種靈識與器靈完全不同,器靈會保護和幫助自己主人,鬼淵則不然,它會對自己的宿主進行篩選,若是它看不上的,自然不會有任何反應,你的修為太低,怕是沒有讓鬼淵動心,萬物自然都會追求強者?!?

    “不過這樣正好,收服鬼淵變數太大,極難成功,我這里有數把好琴,你挑一個便是?!?

    穆書凝沒說話,他直直地看著陶青澤:“我想變強,師叔?!?

    陶青澤一愣:“可是……”

    “師叔,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尋找鬼淵的時候我差點被困在秘境之中的峰絕山里出不來,在那種時候我就想好了,不管過程如何,我都要讓鬼淵為我所用,我也會借助它的力量站在修真界的頂峰?!?

    說實話,聽了這話的陶青澤對穆書凝所有的好感蕩然無存。

    “師侄,年輕人有點野心是好事,但也不能妄自尊大,不自量力?!?

    穆書凝知道陶青澤對自己沒有什么好感,他依然堅持道:“師叔,我要這把琴?!?

    陶青澤抿緊嘴唇,擺手:“那我沒有什么可幫你的,既然你自己說的,那你就回去提高自己的修為,找個好時機,讓它認主,只是最后你入魔了你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穆書凝見陶青澤在跟自己發火,他也不多說,只是默默地等陶青澤發完火,跪地行禮便離開。

    陶青澤在穆書凝走之后,深深地嘆了口氣。

    穆書凝回到萬劍峰,看見晏青時在院子之中站著。那一刻,穆書凝不知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他竟然覺得晏青時眼里有悲哀的神色。

    “師尊?”

    晏青時低頭看他:“可得到答案了?”

    穆書凝點頭:“弟子現在實力低微,還沒到鬼淵認主的資格,弟子已經給它改名為‘寫意’,接下來的日子里弟子會勤加修煉,爭取讓寫意認我為主?!?

    晏青時點頭:“修行上若是遇到難題,找為師或者你師兄都可?!?

    穆書凝自然知道晏青時這只是客套話而已,更何況他不想向別人透露自己得到化凌仙者傳承《柳居小抄》的信息,表面上雖是道謝,心里仍舊是想著自己做自己的。

    晏青時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便道:“為師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心實意?!?

    穆書凝心一抖:“弟子不敢懷疑師尊?!?

    晏青時轉身便走。穆書凝目視著晏青時的背影,僵在原地。

    剛才晏青時說,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心實意。

    穆書凝記得萬劍鋒的后山有一片天然溫泉,他被困在陣法里十多天,精神與身體都是疲憊不堪的,他便想等入了夜去那個溫泉里好好泡一泡。

    這么打算的,他也這么做了。

    只是剛剛走到溫泉附近,他忽然聽得里面有水聲傳來。

    穆書凝心臟猛地一縮,有人!

    他藏身在灌木叢之后,輕手輕腳地將枝葉掰開一條小小的縫隙,想看清里面是個什么情況。

    最先看見的便是石頭旁疊得整整齊齊的一件黑色中衣。

    等他看清了溫泉之中的那個人,穆書凝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

    池水之中的人,正是晏青時。

    晏青時身形高大,身材勁瘦,自然是沒得挑,他常年練劍,身上覆著一層肌肉,不過分,恰到好處,看起來十分有爆發力。此時他的長發披散在背后,水汽氤氳,將晏青時勾畫得多了幾分人情味。

    此時,穆書凝的眼睛卻捕捉到了一個東西。

    在晏青時右肩那里,有一條深褐色的疤,一直向左下方延伸,盡頭被晏青時的頭發擋住,穆書凝看不見了。

    恰在此時,晏青時像是感覺到了什么,眼神陡然變厲,看向穆書凝所在的方向。穆書凝立即屏住呼吸,連動都不敢動?,F在天色黑著,而且有灌木掩藏他的身形,穆書凝堅信晏青時沒有發現他。

    晏青時側身,頭發也跟著全都偏到了身前,穆書凝這個時候也正好看見了晏青時后背的傷疤。

    那是一條極長極細的傷疤,從右肩斜斜地延伸到了左肋之下。

    穆書凝倒吸了一口冷氣。

    晏青時看了一會,就將頭轉了回去。

    穆書凝開始忍不住猜測晏青時后背上的傷口來歷。

    晏青時渡劫初期修為在修真界已是頂尖,根本不會有人能傷得到他,可若是這樣,他后背上的傷疤哪來的?難不成是他自己劈上去的?而且那傷口極不平整,像是被什么東西直直劈上留下的。

    穆書凝正要呼一口氣離開,忽然聽得耳邊一道冷冷的聲音:“是你?”

    穆書凝驚恐抬頭,看見晏青時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穿好了衣服,手里拿著蒼吾,出鞘半寸,劍鞘頂端堪堪指著他的心口。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字 11207期博彩老头 海南4+1开奖官网 今天七星彩开奖结果七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势 湖南体彩赛车今天开奖号码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彩票 体育彩票官网 福彩快乐12开奖结果 福建快3怎么买才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