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022章 回歸
    七星閣。

    晏青時仍舊守著穆書凝的本命燈,闔目養神。

    那個本就微小黯淡的火苗猛地顫了一下,幾近熄滅,可轉瞬間又顫顫巍巍地燃燒起來。

    晏青時似有所感,睜開眼輕輕地注視著那盞燈,見本命燈并沒有什么異樣,且火苗比原來還稍稍大了一圈,便又闔上雙眼。

    -

    穆書凝睜眼時,發現眼前一片漆黑。

    他動了動身體,發現身體的活動還算自如。體內丹田之內的靈力仿佛變得更加敦實了一些。

    只是眼前不知蓋著什么,一片黑乎乎的,穆書凝一陣氣悶,勉強坐起來,將身上蓋著的東西扯下來。

    仔細一看,竟是一張動物的毛皮,只是穆書凝看不出來是什么皮。這是一個山洞里,正當他要起身時,忽然聽得洞口傳來一聲冷冽高呼:“你是誰?”

    穆書凝詫異看去,喊道:“羅渚?”

    羅渚卻是直接拿毋毒指向了他:“你是誰?”

    穆書凝心中詫異,他不過睡了一覺,這羅渚怎么就跟不認識他了一樣?

    羅渚的聲音里帶著滔天的殺氣:“我再問你最后一句遍,你到底是誰?”

    穆書凝道:“我是秦昱行?!?

    羅渚手中的毋毒不收:“胡言亂語,妖人休要蒙蔽我?!?

    穆書凝一頭霧水:“羅渚,你把刀放下好好說話,我的琴呢?”

    一聽到“琴”,羅渚的神色有了一瞬間的停滯,很快便調整過來:“秦昱行三天之前就已經死了,你這妖人,到底是誰,占了他的身體還要占他的身份?”

    秦昱行三天之前死了?他死了是怎么回事?難道他這一睡睡了三天?

    穆書凝心中驚疑,面上卻不肯有半分暴露:“我就是秦昱行,這三天是我身體的問題,你把刀放下我們好好說?!?

    “過兩天我不是還要陪你去找你的機緣嗎?”

    羅渚持刀的手頓了一下。

    穆書凝見他有了動搖,便說道:“我們在峰絕山上,你幫我拿到了寫意,我還要感謝你?!?

    羅渚將信將疑地問道:“你真是秦昱行?”

    “對,我是,這幾天是我身體受損太大,在體內靈力低到某種程度的時候就會進入自動修復狀態,這和我修煉的《柳居小抄》有關,我還沒有來得及和你說,我以為不會有這么快的?!?

    隨口編上一兩句他還是可以的,只是日后一定要查清這突然昏迷的原因。

    羅渚狐疑:“是嗎?”

    隨后羅渚又問了一系列的問題,穆書凝如實回答,差點就刨到了他家祖墳,羅渚這才相信他的話,才真正放下了警惕。

    “這《柳居小抄》還真是神奇……”

    穆書凝心中暗暗道歉,感謝化凌仙者,感謝《柳居小抄》。

    羅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可嚇死我了,那天你突然暈倒,一點生命體征都沒有,我以為你是在峰絕山里受了傷,我等了你兩天,你沒有醒過來,我今天正要把你埋了,你就醒了,我還以為你是被什么妖孽給奪舍了……”

    穆書凝抿唇,雖然羅渚這么說,可穆書凝對他到底還是有幾分感謝的,畢竟羅渚沒有把他真給埋了……

    羅渚忽然道:“你多久發作一次?”

    穆書凝信口胡謅:“應是半年才會發作一次?!?

    羅渚松口氣:“那就好,別等這回剛醒過來,你就又暈過去了?!?

    而此刻,穆書凝卻是苦惱著,萬一在靜穹山上他忽然發作,又該怎么和晏青時交代,羅渚這邊他輕松地糊弄了過去,可那邊卻不容易,更何況他都不知道這種情況是只發生這一次還是有間隔地發生。

    羅渚拍了拍手掌的浮灰,道:“那接下的時間,你就該跟著我混了?!?

    “那是自然?!?

    二人休整完畢,便往最一開始二人相遇的突尾林走去。那里還埋著羅渚為把空間戒指騰出空間裝食物而暫時遺棄的毒藥。

    羅渚一把那些寶貝找出來,瞬間就像打滿雞血原地復活那樣,紅光滿面。穆書凝坐在一邊的石頭上,不忍直視。

    接下來的十五天,二人過得還算順利,一路上沒有遇到什么危險,而羅渚學習的那三千多種藥草與毒草知識讓他成功采集到了自己所需的原材料,甚至研發出了新的藥方。

    這么他們兩個偶然會遇到一些其他門派的弟子,他們兩個則是能躲就躲,實在躲不了的也盡量避免沖突。

    羅渚心滿意足,就這么一直到了最后一天。

    整個秘境忽然開始劇烈震顫起來,而所有弟子腰間懸掛著的綠色玉牌都發出了盈盈光輝。

    他們兩個對視一眼,頗有默契地點頭,太虛秘境的時間到了。

    到這個關頭,羅渚竟然有點傷感:“唉,我還怪舍不得的?!?

    穆書凝轉頭看他:“又不是一直都看不見了?!?

    “我會想你的?!绷_渚看著穆書凝。

    “我不會想你的?!?

    “……”

    霎時間,玉牌上的瑩潤光芒升上天際,匯聚在高空之上,淡藍的天幕被映襯成青翠的綠色,若是仔細看去,還能在那一團緩緩增大的光中間看見一個緩慢旋轉著的漩渦。

    那光不再增大,驟然下照,精準地找到了每一個弟子所在的位置,等光消失之時,原地所站著的人就已經不見,被傳送到了秘境之外。

    秘境之外等候的人不是慕秋,竟是晏青時本人。

    這一舉讓眾弟子受寵若驚。

    穆書凝與羅渚出來后一直站在角落等著集合,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穆書凝甚至看見了楚俞情那有些洋洋得意的表情。

    羅清云安安靜靜地在向晏青時匯報著什么,按穆書凝猜測來看,兩人談論的大抵是弟子傷亡人數與收獲。

    羅渚順著穆書凝的視線看去,最先看見的就是晏青時。他壓低了聲音:“你師尊?”

    穆書凝點頭,目光卻是從未移開過。

    忽然,不知羅清云說了什么,晏青時的臉色一沉,抬頭在廣場之上的弟子之間打量著。像是在尋找著什么。

    穆書凝不知為何,心臟狂跳。

    一瞬間,晏青時的目光就像是飛鳥歸巢那般,精準地鎖住了穆書凝。

    那目光極有穿透力,一如他重生之后初見的那天,穿越千百人海,偏偏就盯上了他。

    晏青時收回目光,張口說了幾個字,穆書凝清晰地看見楚俞情一開始那張得意洋洋的臉瞬間垮塌,隨后又恢復正常。

    雖然那種情緒存在的時間很短,短到他周圍所有的人都沒注意,但穆書凝一直都在注意著楚俞情的神色,自然是將一切都看得清楚。

    穆書凝涼涼地笑笑,引得羅渚側目。

    “秦昱行,想什么呢,笑得這么陰森?”

    “想你?!?

    羅渚抱住雙臂,不住地打寒顫。

    各門派帶隊長老發布了集合令,羅渚戀戀不舍地跟穆書凝道了別。

    穆書凝深吸一口氣,往靜穹山派那邊走去。

    他剛一過去,就被羅清云叫了過去。

    穆書凝乖乖站在那里,說實話,他對常定峰的羅清云印象不算太深,上輩子他也不過僅僅是在罪赦堂受罰的時候才見過她幾面,其他接觸的時間并不多。

    在靜穹山之中,羅清云的脾氣算是最溫和的了,她不像蕭清妤那樣火爆潑辣,也不像周青馨那樣沉默寡言,總之,如果人跟她在一塊的時候,總會感覺到一種安心靜謐。

    此時此刻,穆書凝站在羅清云面前,微微仰頭看她。

    羅清云道:“你為何會在秘境之內與我們失去聯系?”

    穆書凝道:“弟子在剛進入秘境之時,由于心急機緣,玉牌不慎丟失,后來弟子發現的時候再想找也已經無處可尋?!?

    楚俞情還在旁邊聽著,穆書凝不能提玉牌上的蹊蹺。他要找到一個時機,一個一舉拿下楚俞情的時機。

    羅清云點了點頭:“人平安回來便好?!?

    穆書凝點頭應是,隨后便還是站到了隊伍的最后面。

    人數清點得差不多了,楚俞情偷閑過來,在穆書凝耳邊說道:“小師弟在秘境里過得怎么樣?”

    穆書凝答道:“太虛秘境里風險與收益并存,師弟不才,僅克服了一些小磨難,不成氣候?!?

    楚俞情臉色有些古怪,但也勉強道:“師弟過謙了,能從秘境里活著出來就已經著實不易?!?

    穆書凝心中冷笑,是啊,剛一進去就引來了玉蹄獸群,能活著出來也算是我運氣好。還真是讓你失望了我的師兄。

    楚俞情離開之后,穆書凝隨意抬頭,一不小心就撞上了晏青時的目光。師徒二人離得很遠,但穆書凝清晰感覺到晏青時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逡巡。

    穆書凝低頭,發現自己身上還穿著羅渚給自己應急的那身玄月毒教的衣服,剛才羅清云和楚俞情也都是光顧著和他說話了才沒注意到這點。

    羅渚的衣服他穿著極不合身,袖子和褲腿都挽了好幾圈,看起來頗為滑稽。

    穆書凝的耳根有些熱,他對著晏青時眨了眨眼,晏青時忽然皺眉,眼中似是閃過幾抹不悅。

    眾弟子都筋疲力盡,在羅清云召出靈船之后一窩蜂地走了進去,全為占著一個好地方能好好歇息一會。

    幸好穆書凝沒有那么累,最后幾天羅渚用藥草不但治好了他的內傷,甚至還替他通了通筋脈。

    這么一來,穆書凝的修為猛漲,直接跨到了筑基初期。

    而羅渚也有所體悟,修為越到辟谷期。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任五果走势图 42码 同花顺股票行情走势 湖北福彩30选5走势图 必赢客软件是骗局揭秘 加拿大快乐8技巧 急速赛车10游戏 福建快三遗漏基本走势图 排五走势图最近100期 江西快3助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