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020章 破解
    那個月牙中間肚子鼓,兩頭尖,是穆書凝親手所畫。

    羅渚忽然覺得后背有些發涼:“我記得,我們是一直在往上走的吧?!?

    穆書凝不出聲。

    羅渚也不休息了:“走,接著走?!?

    山壁之內漆黑幽深,昏黃的燈光跳躍著,晦暗不明。兩人的表情皆是肅穆凝重,嘴唇緊抿。

    大約走了有一盞茶的時間,羅渚忽然停腳。

    穆書凝眼光一暗,也停了下來。

    他們的前方,是最開始那塊嚇住羅渚而被他一腳踢飛的頭蓋骨,上面被羅渚踩了一腳的腳印還十分清晰。

    羅渚甚至上前比對了一下,與他的腳掌完全吻合。

    穆書凝只覺如芒在背。

    羅渚爆了句粗:“鬼打墻?”

    山壁上的燈“嗶剝”燃著,輕微的聲響全都入了他們的耳,與此同時,他們的心跳如擂鼓,二人的直覺告訴他們,這個事情不簡單。

    他們走的路全都是階梯,一直在向上走著,怎么可能會回歸原地?這種情況在現實之中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穆書凝全身寒毛炸起:“不是鬼打墻。世界上沒有鬼?!?

    羅渚又道:“陣法?”

    穆書凝一愣,卻是搖了搖頭。

    當年他沒少往陶青澤那里去,大大小小的陣法不說全部,一些比較常見的陣法他全都見過,而且他落入陣法之中能第一時間感知出來。而眼前這個,他一點頭緒都沒有。

    羅渚不再往前走了,再往前走也是白費力氣,此時,他大概能明白為什么這里會有尸體了。

    疲憊與絕望充斥旅行者的心,他們再無勇氣向前走,因為他們已經看見他們的未來,死亡。

    穆書凝有些頭暈,這里滿溢著的死氣對他極為不利。

    “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們沒有走過岔路,也沒有走過下坡,怎么就會回到原位?”

    “這都是什么事?”羅渚說著說著,便覺一股煩躁涌上心頭。

    涼風不知從哪吹來,剛巧吹進羅渚的脖頸,他話音剛落,就打了個寒顫。同時,心中那股子無名火瞬間就滅了。

    “誒秦昱行,你不是說你在你們靜穹的古籍上看過這把琴嗎?書上怎么說的?”

    穆書凝擰眉,仔細想了想,道:“‘入洞行之,久而不見其光,恍然,復歸原位’,書里的描寫就是這么多,其他部分全是描寫周圍情形的,與我們所見差不多。這里只是節選,恐怕寫這篇文章的作者已經喪命于此?!?

    羅渚撇嘴:“也就是說書上沒寫怎么出去?”

    穆書凝遺憾搖頭。

    羅渚見狀,掏出夜明珠,打算用夜明珠照亮墻壁,看看墻壁上有沒有一些先人留下的刻字,企圖從中找出線索。

    羅渚平日雖吊兒郎當的,可關鍵時刻十分靠得住。

    只可惜,墻壁上一個字都沒有。

    羅渚也不氣餒,躬身用夜明珠仔仔細細地照著墻壁,緩步橫挪,穆書凝緊跟在他的后面,不放過任何一絲可能。二人就這樣走了相當遠的一段路。

    即使這樣,他們仍是毫無所獲。

    羅渚彎腰彎得有些累,便停了步子,將夜明珠收入懷中,建議道:“我們往回走試試?”

    穆書凝轉身,看著黑黢黢的來路方向,點頭。

    一邊往回走著,羅渚一邊胡思亂想:“誒秦昱行,你說如果我們現在到了一個怪圈里,我們是在一直往上走的,但我們最后卻回到原位,如果有一種我們都沒有想到的東西把入口和出口連在一起,如果我們恰好站在了那個點上,會不會前半部分身體走了過去,回到了樓梯之下的地方,而后半部分身體還留在原地。有一把不存在的‘刀’把身體劈成兩半?!?

    穆書凝不寒而栗,他倏然停住步子,轉頭看他,語氣堅定:“不可能?!?

    “這種事情有悖常理,根本不可能發生?!?

    羅渚也轉頭,借著昏暗的光看到了穆書凝眼中的認真,神情一僵,認輸似的:“我就這么隨便說說,這里面肯定有什么機關我們沒發現,我說的話你不用太認真聽?!?

    “如果照你的那種說法,光憑我們兩個的實力,絕無可能逃脫?!?

    “天道有屬于它的法則,萬物遵守天道法則,才有存在的資格,而像你說的那種‘我們都沒有想到的東西’是連天道都無法預測出來的,萬物有道,方可靜篤,存滅自有天定?!?

    “而假如這種東西真的存在,那么它違背天道法則而存在于世,就證明它會有超越天道的力量,光憑我們,無法戰勝它?!?

    羅渚似懂非懂,忽然覺得他重新認識了一次眼前這個人似的,點頭:“也就是說,是我們把事情想復雜了?”

    穆書凝點頭。

    羅渚喜上眉梢:“秦昱行,你有解決的辦法了是不是?”

    穆書凝臉色忽沉,淡淡道:“沒有?!?

    羅渚:“……”

    -

    二人又走了許久,終于,如他們所料,即使往回走,他們也看到了那個月牙標記。

    穆書凝的臉色晦暗不明,僵硬地站著,垂頭看著標記。

    而羅渚筋疲力竭,頹然坐在地上,靠著山壁,說道:“咱們先歇一會吧,總這么像無頭蒼蠅似的亂走也不是辦法?!?

    穆書凝不說話,看起來心情不是太好。

    他剛剛試過用靈力擊穿這個墻壁,可這里似乎被下了禁制,一點靈力都用不出來。

    羅渚看見這一幕,有些無奈,拍了拍他身旁的地面:“過來,歇一歇,你剛才不也說是咱們把事情想得太復雜了嗎?歇一會沒準就能想到辦法了?!?

    穆書凝沒反駁,看了羅渚一眼就坐在了他旁邊。

    羅渚從空間戒指里掏出兩大塊風干的鹿肉,將其中一塊遞給穆書凝。

    穆書凝接過:“多謝?!?

    羅渚笑了笑,手里拿著鹿肉伸個懶腰:“你怎么還跟我道謝?”

    話音剛落,聽得“咚”的一聲響,夜明珠掉到了地上,嘰里咕嚕地就往二人對面的墻壁滾去。

    這動靜引得穆書凝側目注視。

    羅渚嘆氣,貓著腰過去把夜明珠撿起來收進懷里,說道:“唉,真是麻煩,老實在原地呆著多好,滾來滾去的還得讓我過去撿?!?

    聽著這話,原本埋頭吃肉的穆書凝驟然抬頭,雙眼中迸發出璀璨光亮。

    就像是漆黑的夜晚,忽有燈火點亮,明亮的光瞬間點燃整個星空。

    “羅渚,夜明珠為什么會滾?”

    羅渚不解:“因為它是圓的?”

    穆書凝不說話,他伸手去掏羅渚懷中的夜明珠,臉上的表情生動又鮮明。

    羅渚一開始還以為穆書凝要吃他豆腐,下意識瑟縮一下,但發現他要的是夜明珠,便就放松了身體。

    穆書凝把夜明珠放在地上,靜靜地,也不給夜明珠施力,輕輕脫手,只見那夜明珠緩慢地向另一頭滾去。

    羅渚的喉結動了動,單看穆書凝這般重視的態度,他就覺得此事非比尋常。

    穆書凝還是問他:“夜明珠為什么會滾?”

    羅渚云里霧里:“因為……因為地不平?”

    穆書凝看了一眼他,忽地輕笑一聲,隨手從地上撿了顆石子,不再說話,開始在墻壁上寫寫畫畫起來。

    羅渚被穆書凝的那個笑迷得五迷三道的,他傻嘿嘿一笑,坐在原地,一口又一口地啃起鹿肉來。

    穆書凝專心在墻壁上畫著,一聲不出,他臉上的表情滿是欣喜。

    許久,穆書凝大功告成,將石子往一旁一扔,拍了拍手上的浮灰,朝羅渚招手道:“羅渚,過來?!?

    “哎?!绷_渚應了一聲,手上的油隨意往墻上一抹,顛顛跑了過去。

    乍一看見墻上的圖畫,羅渚愣了:“你這畫的是什么?”

    穆書凝畫工不低,只見墻壁上一幅呈螺旋狀上升的階梯,只是耐人尋味的是,這階梯看似是上升,只是最后竟然頭和尾連到了一起。

    羅渚臉上那種輕松的神情不見了,變得有些凝重。

    穆書凝抬手輕撫著墻壁:“怎么了?”

    “這怎么可能?”羅渚的聲音有些發顫。

    穆書凝手指指在了階梯上:“你再看看?!?

    羅渚凝神注視,忽道:“秦昱行,你這圖是不是畫歪了?”

    穆書凝道:“沒有哦?!?

    墻壁上的圖畫樓梯呈螺旋狀上升,可若是仔細看去,每一級階梯又寬又矮,而且每一級還都是傾斜著的,若是傾斜的角度與高度是精心計算過的,首尾相連絕對能做到。

    羅渚忽然就說不出話了,他轉頭看著穆書凝,眼中有些東西變了。

    穆書凝道:“我們所處這個樓梯上就是這樣,只是我圖畫得夸張了一些,腳下踩的這個,因為樓梯太長,螺旋的弧度人眼來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所以就給我們一種我們一直在向前走的錯覺。再加上這個樓梯兩旁光線昏暗,對我們的視覺有很大的欺騙性?!?

    羅渚道:“那如果照你這么說的,既然首尾相連,那我們是怎么進來的?”

    穆書凝眨了眨眼:“你問的這個問題,也許就是我們能出去的關鍵?!?

    “我懷疑,在我們剛剛進入樓梯的那個地方,有一個機關或者結界,是它誤導我們進入這個‘死亡階梯’,而我們所看到的尸骨,就是被困在這里面的前輩們?!?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山东11选5直选1 福建11选五开奖玩法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权重蓝筹股有哪些股 吉林乐透麻将游戏大厅手机版 北京快乐8实时开奖 幸运赛车开奖历史走势图 三分赛车开奖查询 专炒一只股票的股民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