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016章 師徒
    空氣變得有些香甜,穆書凝定定看著晏青時,有許多話都想問出口。

    晏青時見穆書凝沒有伸手過來借他的力,頗為自然地將手收了回去,說道:“此地兇險,為師帶你出去?!?

    “師尊……”

    “為師其實很早之前就有所懷疑……”

    穆書凝仰頭:“師尊懷疑什么?”

    “你的身份,”晏青時不看他,“你的諸多行為舉止都與我的一個弟子有相似之處,你也多次與我提過他的名字?!?

    穆書凝不接話,雙眼里滿是驚疑。

    晏青時臉上登時現出了柔和的笑意:“書凝?!?

    穆書凝走近幾步,雙手環住他的腰,把頭埋進他的胸膛里,聲音有些哽咽:“師尊?!?

    晏青時正要說話,尚還溫柔纏綿的表情一下就變了,滿臉的不敢置信:“你……書凝,你……”

    穆書凝雙手愈發用力,晏青時動彈不得,而被穆書凝用靈力操縱的雷音則穩準狠地刺中了晏青時后心。

    溫熱的血有幾滴濺到穆書凝的臉上,他仰頭,一張純善可愛的臉龐有些扭曲:“不要用這張臉露出這種表情,我會惡心?!?

    晏青時愕然:“書凝?”

    “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師尊,肯定不會在知道我的身份之后還能對我說出這些話?!?

    “他永遠也不會原諒我,更不可能會接受我?!?

    “你究竟是誰!”

    自從穆書凝看到晏青時出現在這里之后,他就已經清晰地知曉這是一個騙局。無論從何種立場來講,晏青時都不會親自來這里救他。而且以晏青時對他痛恨的程度,怎么可能會滿面春風地喊出他的名字?

    不過,有那么一瞬間,穆書凝倒是希望眼前的虛幻變成真實。

    他自嘲地笑笑,冷聲道:“妖物?!?

    剎那間,空氣變得更加香甜了幾分。

    穆書凝猜測,眼前的這個東西是秘境中較為棘手的一種靈獸,九尾天狐。她們善于制造幻境,以人內心最深處的渴望折射出真實來迷惑人的心智,實現中幻境之人心底最深切的愿望,最后,吸取他們的靈力,轉化為自己所用。

    空氣中的香甜氣息便是她們釋放出的迷幻氣體,讓人失去明辨是非的能力,最后沉溺在她為他所專門創造的溫柔鄉之中。

    穆書凝最開始也中了招,大腦想放棄抵抗,可心卻是清醒著的。即使他有心沉淪,可事實便是,他清楚地明白一切,那個以他為恥的晏青時才是他真正的師尊。他永遠不會對他笑,永遠不會再承認他們的師徒關系,更不會……親自來救他。真相就是如此,寒涼如千年玄冰。

    “晏青時”冰冷淡漠的臉開始崩裂,他嫵媚一笑,眼里皆是風情。

    “啊呀啊呀,奴家失算了?!?

    九尾天狐倏然消失,化為一縷紫色的煙霧,騰空遠去。

    穆書凝掩住口鼻,他知道這一切遠遠沒有結束。九尾天狐,便是這條小路上的第三重考驗。

    銀鈴般的嬌笑聲在半空之上回響,一層疊著一層,顯得詭異刺耳。

    嬌媚的女聲忽遠忽近,穆書凝原本清晰的視野被紫色的煙霧覆蓋,顯得朦朧又有些曖昧。

    “小娃娃,不如你告訴奴家,你在幻境里看見了什么?”

    穆書凝掩著口鼻,警惕地注視著眼前的紫色煙霧。

    九尾天狐極為狡猾,她此刻不以實體現身,便是怕穆書凝直接攻上來。九尾天狐,九尾,自然是有九條命,剛剛穆書凝已經廢了她的一條命,她不得不謹慎起來。

    暗紫的煙霧聚攏成一個婀娜多姿的女人外形,她無骨似的靠在穆書凝身上,由煙籠成的一只手虛虛地勾著他的下巴:“來,說說嘛,不如奴家來達成你的愿望,咱們共赴極.樂?”

    穆書凝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極為猙獰,他奮力打散這團煙霧,嘲道:“我竟是沒有想到天狐一族都是這般膽小,連以真面目示人都不敢?!?

    “激將法對奴家不管用的,也就來刺激刺激你們這些正道?!碧旌衷谶h處聚攏成形,“如果沒聽錯的話,剛才你喊奴家師尊?”

    穆書凝猛然抬頭。

    嬌笑聲在他耳邊回蕩:“奴家沒有想到小娃娃你竟然對自己的師尊有那種心思,真是人不可貌相?!?

    “你閉嘴!”

    心里的那點齷齪心思再一次被暴露在外,穆書凝怒不可遏。所有人都是這樣,就因為這可恥的感情將他視為師門敗類,可他究竟有何錯處?他喜歡一個人又是違了哪條戒律?犯得著全修真界將他視為過街老鼠?

    上一世,就是因為這見不得光的感情,被楚俞情處處限制算計,昔日艷羨他的人全都視他如瘟疫,就連他愛慕的那個人避他如蛇蝎,處處針對他,暗中任由輿論發展,最后親自下令,由常定峰的罪赦堂給他用了八級的刑罰。

    要知道,罪赦堂的刑罰,最高也不過十級。

    他穆書凝做錯了什么?他不過是簡簡單單地喜歡著一個名叫晏青時的人啊。

    穆書凝心中壓抑許久的情緒終于爆發,早就該枯竭的丹田不知怎么回事竟開始瘋狂吸納著周遭的靈氣,里面形成了一個小型漩渦,高速旋轉著,將掠奪來的靈氣瘋狂輸送往身體的各處經脈。

    浩渺如海的靈力一瞬間噴薄而出,雷音的刀刃上忽地迸發出一層雪亮的銀光,寒光閃閃。如果穆書凝剛才沒有看錯的話,在那團煙霧的中心有一個拇指蓋大小的核,那極有可能就是天狐的弱點!

    雷音的行動極為迅速,它由穆書凝操控著,直直切入那個內核的正中。

    天狐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她看見穆書凝那一臉痛苦的表情,還想再說什么來挑逗挑逗他,她完完全全沒有想到就這么短短一眨眼之間,這個小娃娃竟然就直接提刀過來劈了她的妖丹。

    天狐不得不認真應對,妖丹與命不同,妖丹要是碎了,那她就徹徹底底再無翻身可能。

    天狐一溜煙地跑了,在半空留下一道紫色的拖尾,連句狠話都來不及說。

    穆書凝召回雷音,剛剛經歷過一次靈力爆發的他身體還有些虛弱,他一看見天狐逃跑,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容:“不過如此?!?

    穆書凝感覺到身體有些異樣,隱隱有突破的趨勢,路上現在暫時安全沒有威脅,他直接就盤坐在地上開始打坐。

    這個遺跡之中沒有晝夜更迭,穆書凝也不知道自己修煉了多久,等他將吸納進來的最后一絲靈氣化為己用,睜開眼時,已是煉氣中期。

    此時此刻,穆書凝感覺到了自己體內靈力的涌動,雖不充沛,但比起之前已是好上很多。

    青紫的光芒就在前方,穆書凝定了定神就朝前方走去。

    走到終點,路的中央憑空出現了一扇石門。

    穆書凝停下腳步,凝望前方。就在此時,他忽然聽得耳邊響起一道蒼老不朽的聲音。

    “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

    話音剛落,穆書凝就覺一股浩瀚磅礴的氣勢撲面而來,高聳在前方的石門竟顯得有些威嚴而不可侵犯。

    穆書凝抿唇,想等待這句聲音的下一句話,可許久,老者都不再說了。

    穆書凝喚道:“前輩?”

    老者沒有現身,穆書凝耐心等了一盞茶的功夫,忽然聽得老者的聲音里夾雜著磅礴的怒氣:“穆書凝,你違背天綱倫常!”

    這下子,穆書凝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本以為他重生這一次不會留下任何痕跡,可這個連面都沒見到的老者竟直接喊出他的名字。他再隱瞞便顯得有些奸滑,不如直接承認。

    穆書凝恭敬作揖:“前輩,晚輩確實是已身死之人,可現在卻借了別人的身體重活于世,天道待我不薄,自然是有讓我存在于世的道理?!?

    老者不知聽沒聽進去穆書凝的話,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有違道法,天理不容”之類的話。

    穆書凝輕聲道:“冒犯了?!?

    話音剛落,雷音出鞘,在半空留下道虛影,直直朝石門正中刺去。

    剎那間,龐大的強勁氣力聚結成團,條條成刃,劃破虛空,直攻穆書凝。

    穆書凝有一瞬間的驚愕,他本來只是想逼老者現身,卻沒想到會是把自己逼入如此危險的境地。

    來不及后悔,穆書凝勉強召回雷音,同時用竹劍擋住致命傷害。雖然有雷音半路攔截,但一波攻擊之后,穆書凝倒在血泊里,胸口、肩膀、小腿全被貫穿,血洞往外汩汩地流著血,一些擦傷更是不計其數。幸好胸口那處躲開了心臟。

    穆書凝只覺頭腦昏沉,全身撕裂般的劇痛都無法讓他的意識徹底清醒。

    不知是不是穆書凝的錯覺,他好像聽到了“桀桀”的怪笑聲,還聞到了空氣中若有若無的香味。

    石門處已開始蓄積第二波氣勁攻擊。

    穆書凝必死無疑。

    -

    與此同時,靜穹山常定峰。

    七星閣之內,負責看管著眾多內門弟子本命燈的小童忽然大叫起來,他看到一盞燈的火苗劇烈搖晃,稍一不注意就會熄滅的樣子。

    要知道,本命燈就相當于弟子的性命,若是弟子生命力旺盛,則火苗燃燒得就越平穩,可現在看那盞燈的狀態,這名弟子恐怕已經命不久矣。

    小童急急忙忙地讓人去萬劍峰傳信,通知掌門此事。

    因為那盞已經趨于黯淡的本命燈,就是晏青時新收的徒弟秦昱行的。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江西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怎么看股市数据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甘肃11选5玩法技巧 股票融资门槛ˉ杨方配资开户 时时彩软件重庆版 p62走势图 青海11选五开奖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结果福彩 2元起的加拿大28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