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015章 考驗
    “這什么情況……”羅渚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一顆夜明珠,舉到面前,稍微站遠了一些,抬起手,匯聚靈力在掌心,最后猛地朝前一擊,筑基期的靈力攻擊也不可小覷,可那塊從天而降堵在入口處的巨石紋絲不動。

    “我們運氣這未免也太‘好’一點了吧,隨便進個山洞就掉機關里了?”

    穆書凝環顧四周,借著火堆的光他隱隱約約能看見里面似是有一條路。

    “羅渚,你看后面?!?

    羅渚扭頭:“后面是通往哪的?”

    穆書凝搖頭:“興許里面有什么機緣?!?

    忽然間,穆書凝皺眉抬手:“你聽?!?

    羅渚立馬就不動了,側耳仔細聽著,半天才說話:“聽什么?”

    “你聽不到嗎?”穆書凝淡淡瞥他一眼,“整個山壁在移動的聲音?!?

    “不可能吧?!?

    穆書凝隨手撿起一塊石子在距離山壁兩三毫的地方劃了一條細線,羅渚靜靜看著他的動作,兩人都沒說話。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那條線被吞掉了。

    羅渚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那這樣的話,我們要么呆在這里等著被石壁擠死,要么就走那條路去送死?!?

    穆書凝微微翹著嘴角:“或許沒有那么慘?!?

    羅渚從空間戒指里把鹿肉掏出來放在火上烤:“唉算了算了,先填飽肚子吧,就算死也不能當個餓死鬼?!?

    穆書凝簡直奇了:“你還有心情烤肉?”

    羅渚道:“吃飽了好上路?!闭f完向里面那條通路揚了揚下巴。

    穆書凝看著他,半晌,露出個真心實意的笑。

    羅渚看著穆書凝,目光全被他攫走,他覺得現在眼前的這個人好像有一種魔力,一種讓他迫切地想要了解這個人的魔力。

    火堆暖橙色的光映襯著穆書凝略微發白的臉,光芒到他臉頰上的酒窩那里消失不見,成了兩團小小的陰影。

    “哎,你就該多笑笑的嘛,真好看?!?

    穆書凝立即就斂了笑容,沉默坐下。

    羅渚不輕不重地“嘖”了一聲。

    二人吃飽喝足,點了兩根火把,熄滅火堆,就往里面的那條路走去。

    山洞里兩邊的石壁不斷在靠近,進程雖緩慢,但他們若是再呆下去定然會被擠成人肉餅,可里面那條路說不定又埋藏著殺機,真是如羅渚所說,他們兩個的運氣也太“好”了一點。

    距離被壓成肉餅還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兩人也不松懈,緊繃著神經提防著其他的機關。

    穆書凝本以為這個山洞會是一條路通到黑,可眼前的岔路讓他著實吃了一驚。

    羅渚感覺到越來越明顯的壓迫力,他問道:“我們往哪邊走?”

    穆書凝搖頭。

    黑黢黢的洞口后面像是通往地獄的道路,暗夜的修羅佇立在前,垂頭凝視。

    羅渚摸了摸下巴:“這么危險的地方咱們兩個還是一起走比較好,你選一個吧,你選哪個我都聽你的?!?

    穆書凝猶豫不決。陷入危機他倒是不怕,來秘境里怕的是遇不上危機,所謂不破不立??赡聲謱嵲趽乃倪x擇會讓羅渚陷入危險的境地。

    羅渚似乎是看出他心中所想,揉著鼻子:“哎,你別管我,我命大著呢,既然這個山洞還有后路,看那樣子也不是想玩死咱們,去闖闖看咯?!?

    穆書凝不動聲色,心里倒是對羅渚多多認同了幾分。

    他默默撿起一顆石子,在他們即將進去的那個岔路的墻壁上劃上了個月牙形標記。這個小月牙中間肚子鼓,兩頭尖,看起來憨憨的,有點可愛。

    羅渚會意,走到穆書凝身旁:“那咱們進這個?”

    穆書凝點頭。

    羅渚笑了笑:“走吧,只希望咱們前路不通出來的時候這個記號還在?!?

    穆書凝沒說話,率先朝岔路走去。

    穆書凝一腳邁進岔路,在那一瞬間,他覺呼吸一滯,下意識喊道:“羅渚?!?

    無人回應。

    穆書凝的心一瞬間就提到了嗓子眼,他扭頭看去,身邊空無一人。

    他原以為是羅渚沒有跟上他,可當他轉身想退回原地的時候,眼前景象瞬間變換!

    穆書凝這時候才知道,自己中招了。

    眼前的景色哪還是那個逼仄昏暗的山洞,此刻是一片視野開闊的平原,野草長得有膝蓋高,極目遠眺,盡是一片茫茫草原。

    羅渚現在的處境如何他都無心再管,羅渚實力比他強上不少,遇到危機定能自己應對。

    他此刻猜測那個岔路口是個類似傳送陣一般的設置,只要是進入的人就會被隨機分開,被傳送到不同的地點,除非是找到某個機關或者陣眼才有可能回到原位。穆書凝當年被陶青澤訓練得破陣能力極為出色,可到這種時候,他也束手無策。穆書凝沉思一會,決定先往前走,現在這種環境對他極為不利,野草助于隱蔽,萬一有心懷不軌之人或靈獸藏身在野草之中,打他一個措手不及實為最糟糕的情況。

    穆書凝把雷音握在手里,竹劍劍柄搭在腰間自己隨手就能拔出的地方,神經緊繃著一步一步朝前走。

    他隱隱約約看見前方有一處有道青紫色的光,無論那里是吉是兇,他都要去看看。

    從穆書凝所處之地到達光芒那處是一條筆直的小路,小路上風平浪靜,像是在指引著他。

    行至小路的三分之一處,穆書凝忽然聽見一聲獸吼,他猝然轉頭,發現前方被三只靈豹包圍。

    靈豹身形敏捷,兇殘程度不亞于猛虎,穆書凝看到靈豹的那一瞬間,福至心靈,忽然想通了。

    他與羅渚想必是掉進了某個上古大能的遺跡之內,若是想要得到大能的傳承,必須要經歷這位大能給他們設下的重重考驗,如果前輩認為他們根骨上佳,便能得到傳承,修為飛躍。

    這有何難?

    穆書凝看著齜牙咧嘴的靈豹,忽然咬破手指,滴血到雷音之上。穆書凝有些惋惜,他本來想等自己實力強一些的時候再讓雷音認主,這樣好讓認主的過程進行得順利一些??傻搅诉@種時候,穆書凝可不認為一把竹劍就能把那三只靈豹殺死。

    血珠滴落到鋒刃上的一剎那間,這把匕首忽然迸發出暗紫色的電光,顫動不止,像是在對穆書凝進行回應。

    穆書凝一邊喚著“雷音”,一邊分神去注意靈豹那邊的情況,那些靈豹也處在估量敵人實力的狀態,都沒有輕易出手。

    幸好認主過程相當順利,穆書凝等到紫光消逝就將雷音握在了手里。

    靈豹齜牙,怒目而視,穆書凝將靈力灌入雷音,剎那間,電光四射,雷電狂劈而下……

    雖然雷電只有手指粗,雖然電光四射只維持了幾個呼吸間。

    雙方戰意瞬間迸發,靈豹脊背全都繃得筆直,眼睛里藏著小小的穆書凝的身影。

    一觸即發!

    為了謀得生機,穆書凝身形瞬移,揮舞雷音直朝最近的那只靈豹眼睛刺去。另外兩只靈豹一哄而上,穆書凝發狠,手狠命下刺,只聽得“噗嗤”一聲,熱流汩汩而出,同一瞬間,穆書凝轉身用后背接住一只靈豹的猛撲,雷音剎那間橫掃而過,恰恰劃開另一只的脖頸。

    靈力不在了,身法還在,他甩干凈雷音上的血,奮力后仰下跌,與那只最后撲在他后背上的靈豹角力,穆書凝將丹田里的靈力一股腦地全送入雷音,操縱匕首直直刺入那只靈豹的天靈蓋。

    所有的動作都在短短十幾秒之間。

    穆書凝躺在地上劇烈地喘著氣,周圍是三具碩大的靈豹尸體,尚還熱著。

    僅僅三只就讓他筋疲力竭,這條路他剛剛走了三分之一,前路兇險,穆書凝微微嘆了口氣,稍作休整,往嘴里塞了幾顆補充靈力的丹藥,邁步向前。

    如他預料的那樣,在走到三分之二的時候,靈豹的數量增到六只。

    穆書凝的臉色變了,三只他尚能解決,可在這種體力勉強補充上來的情況下要對付六只,他怕自己承受不住。

    穆書凝摸著神鐘,神情嚴肅。

    雷音感覺到了情況的危急,頗通靈性地顫抖起來。

    他已經沒有退路,唯有向前才可獲得一線生機。穆書凝向來不是肯認輸的人,上輩子沒有,這輩子更不會。

    靈豹一步一步在逼近,穆書凝左手握住竹劍,右手握住雷音,等待著靈豹的攻擊。

    他在等。

    靈豹們似乎看穆書凝只身一人沒有什么危險性,彼此對視幾眼,一哄而上。

    穆書凝等的就是他們逼上來的這一刻。

    他壓榨著自己的丹田,像是擠海綿的水那樣恨不得擠出最后一滴,灌入神鐘。

    神鐘只有三次使用機會,能夠抵擋出竅期修士的攻擊。

    神鐘在穆書凝的脖間劇烈搖擺著,金色光芒迸射而出,轉瞬之間便形成一個巨大的金色光罩,將穆書凝通身籠罩其中。

    穆書凝記得,上一世他進入太虛秘境的時候,晏青時給了他一道親手寫的符咒,是千里轉移符,在性命攸關之刻由靈力引燃便可傳送出千里之外,可保一命。

    可笑他貼身珍藏,不舍得用,命懸一線之時也拼著遍體鱗傷爭得生機。就為那千里轉移符是晏青時親手所寫。

    這一次,他斷然不會再那么傻。

    靈豹們不知這是什么情況,依舊朝穆書凝一齊撲去。

    神鐘立刻發揮作用,強勁如海的靈力將那些靈豹瞬間反彈出去。只可惜,神鐘發揮作用之后只能維持短短一瞬間,穆書凝不敢多做耽擱,立即調動雷音向來不及起身的靈豹咽喉處割去。

    說時遲那時快,雷音還未觸及靈豹,忽有一道強勁的劍氣排山倒海而來,在半空燦然分成數十道劍光,交錯縱橫劍網一般割向靈豹們,那些靈豹幾個呼吸間就不見了氣息。

    穆書凝訝異抬頭,看見了一片翩然垂下的墨色衣角。

    晏青時逆著光,朦朧的光線將他身周籠罩,鍍上一層淡金色的光圈。

    穆書凝嗓音有些發顫:“師尊?”

    “可有受傷?”晏青時微微彎腰,發絲從肩頭滑落,他向穆書凝伸出手想將他拉起來,淡淡說道。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期货配资什么意思啊 云南时时彩公式 类似pc蛋蛋的 吉林十一选五必出 理财小知识月收入2000元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址 浙江6+1体彩中奖规则 股票行情查询一览表 山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 欢乐彩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