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009章 太虛
    穆書凝毫不氣餒,牽動右臂,手腕輕輕一挽,竹劍生生轉了個方向,他腳下步子輕挪,依舊是帶著滿身的蠻力,像要證明什么似的,比第一招速度還要快上許多,直攻晏青時。

    晏青時腳下的步子連動都沒動,出劍橫檔,又是“梆”的一聲。

    接下來,穆書凝就像是初生牛犢那樣,極盡辦法,直到全身力竭,身體疲軟,晏青時皺眉看他,雙腳還是穩穩站在原來那個地方,一動都沒動。

    穆書凝此刻才意識到他與他師尊之間的差距堪比焚莊裂谷。

    焚莊在大殷境內的北部,那里群山連綿,而且形成了一個天然峽谷,是世人目前公認的最大最深的峽谷,峽谷里有一條河,名為焚河。乍一看去,兩邊高峻的山巖與這條河組成的視覺效果就好像地面裂了一個口子,因此眾人便給這個峽谷起名為焚莊裂谷。

    晏青時微微低頭,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他只教了你這些?”

    穆書凝雙手撐在膝蓋上,在晏青時對面不遠處狼狽地喘氣:“是弟子愚鈍……咳……沒有記住太多?!?

    晏青時向來吝于夸獎,這種時候,他竟淡淡吐出兩字:“不錯?!?

    穆書凝心中忖道:這能錯嗎,上輩子你手把手教出來的。

    剛才穆書凝出招時,雖是沒有靈力附著,可劍招劍式都是經過晏青時糾正過,現在穆書凝根據記憶將之還原出來,怎么可能不讓晏青時滿意。

    不過幸好是熾火訣第二式,處于入門階段,都還相當簡單,好懂易學,穆書凝即使端端正正用出來也不會引起晏青時懷疑。

    晏青時收了竹劍,他見穆書凝筋疲力竭,自然也不會再為難:“你可想學劍?”

    “弟子天資不足,自知即使學劍也無法有太高造詣,僅求能防身一用,弟子想學的,是琴道?!?

    “回去之后,你若是想去藏書閣尋找書籍,直接報為師的名字便可。另外你可以去旭陽峰找你陶師叔要一把襯手的琴?!?

    穆書凝瞬間來了精神,抬頭,勉力壓抑著,但也壓抑不住眉眼眉梢溢出來的喜色:“多謝師尊?!?

    說完便要直起身來,可他沒有想到這么突然一動,腿竟然是軟的,因他一開始便在高峰的邊上,這么一動,整個人竟要直挺挺栽下去。

    這是天演幻境里,不是別處。

    所有的一切都逼真無比,摔下去,若是真的相信這是一座高峰,摔下去時必會對心神與心智造成極大損害,必死無疑。

    穆書凝急迫短促地呼喊:“師尊!”

    晏青時下意識回頭,一眼便看見跌落下去的便宜徒弟。他反應非???,飛身湊過去,見自己的徒弟一只手干巴巴地往外伸著,整個身體卻在飛速下落,他顧不得其他,躬下身,牢牢拉住自己徒弟的手,用上靈力,奮力將他拉了上來。

    就在晏青時握住穆書凝手的那一瞬間,穆書凝的腦子炸開一般,無法進行任何思考。

    他的師尊……現在拉著他的手……

    穆書凝被晏青時拉上來的時候,整個人還沒緩過來。

    穆書凝腳觸平地,猛然回神,注意到自己的手還被晏青時的手掌包著,眸光閃了閃,立即將手抽回,跪下行禮道:“弟子失禮,弟子無意冒犯師尊?!?

    晏青時看著穆書凝那似有嫌棄自己的樣子,眉頭緊皺,但也沒說什么,抬手撤了天演幻境,回到萬劍峰上自己的房間之后便命令道:“你去加緊修煉吧?!?

    穆書凝低頭應承。

    等到穆書凝出去了,晏青時才坐到椅子上,仔仔細細回想著剛才的一幕。

    就在自己這徒弟快要掉下去的一瞬間,那個眼神,竟莫名有些像多年前大廣場上穆書凝被自己刺中時的那樣,一樣的絕望,一樣的……祈求。

    一旦有了這個想法,晏青時心里就存著一口上不去下不來的氣。

    難不成……

    不過,怎么可能?

    -

    從晏青時房間出來,穆書凝覺得自己的心跳頻率有些不對勁,勉強抑制之下才恢復正常。

    他在回房的路上打算再去采些野菜,雖然這些日子吃野菜吃得他快要成野菜腦袋了,但在萬劍峰上,也確實只有野菜可以吃。

    可就在這個當口,穆書凝忽然在林子里發現了楚俞情。

    穆書凝上前,恭恭敬敬地打招呼:“楚師兄,早?!?

    楚俞情神色有些僵,不自在地捋了捋雪白的衣袍:“小師弟,今天怎么起這么早?”

    穆書凝眼尖的發現楚俞情衣角處有一小塊翠綠色的污漬。

    穆書凝嘴角勾了勾:“我向來習慣早起,只是今天想出來修煉,感受下自然的靈氣?!蹦聲趴诤a的本事還是有的。

    楚俞情面帶笑意:“早起修煉是好事,那師兄就不打擾你了,師兄還有事,先回去了?!?

    穆書凝笑著應道:“師兄請便?!?

    師兄弟二人都帶著虛偽的笑容,交談一番之后便分開,等楚俞情一走,穆書凝立即收斂了自己所有的表情。

    穆書凝面上帶著些嘲意,隨后聳了聳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他這好師兄,早就已經辟谷的好師兄,竟來這里挖野菜。

    穆書凝簡簡單單一想,便想了個通透。

    楚俞情在元嬰期巔峰卡了不知多少年,自然是要用盡一切辦法突破,上次見面穆書凝說野菜里有靈氣,對修煉有助益,不管是不是真,他都會來試一試,只是不巧被穆書凝逮個正著。形象頗為正面的楚俞情怎么會在小師弟面前落下這么個把柄?便極力掩飾,才會有剛才那一番場景。

    “人活到了這種境界,不擇手段做成功的事情多了,他自然是對什么事都要多信上幾分,更何況就憑著他那股急功近利的勁,他就得來試一試?!蹦聲樕蠋е┏耙?,自言自語。

    -

    晏青時同穆書凝說過,他要是想要琴,去旭陽峰找陶師叔便可。

    旭陽峰的陶青澤,穆書凝一想到這個人,是真的犯怵。

    不是說這陶青澤有多可怕,而是穆書凝實在是怕這個人。

    陶青澤是個書生,不喜武力,愛笑,嘴角是斜斜的,有點邪氣,他修為也僅僅在出竅中期,在同輩中已經算是最落后的了。但是,這個人真的不能小看他,靜穹山派里可怖程度排行,周青馨第一,晏青時第二,他陶青澤絕對能排上第三。

    旭陽峰教授的,是陣法。

    陣法這種東西奧妙難測,需要布陣者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而且陣法的多樣性足夠迷惑敵人,如果在戰斗中遇到了陣法,如果是困陣還好,若是戾氣極大的殺陣……自求多福是為上策。

    偏偏這陶青澤,精通陣法之術,精通!而且出竅中期的實力壓住陣眼使之發揮出威力綽綽有余。

    穆書凝小的時候,晏青時沒少使蔫壞讓他去旭陽峰找陶青澤,像陶青澤這種陣法狂熱愛好者能不在自家門口設幾個連環陣嗎?

    可憐傻唧唧的穆書凝入了陣,發現周圍環境不對了,嚎啕大哭,想找自家師尊,可在陣法里亂跑是大忌,越著急越亂跑,越亂跑入的陣越深,入陣越深越著急,這是個死循環。

    布陣者陶青澤自然知曉陣法有人闖入,他笑嘻嘻地把穆書凝當樂子看,靜穹山派掌門的笑話他看不了,掌門那傻徒弟的笑話他還看不了嗎?

    不過穆書凝天資聰穎,也爭氣,在陣里困了四天半,把連環陣給破了。

    這可驚煞了陶青澤,趕緊就加大了陣法難度。

    知道這事之后,也不知道晏青時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總是讓穆書凝去找陶青澤,穆書凝由開始的幾天破一個陣,變為一天破一個,再變成幾個時辰破一個,最后一個時辰就能破一個。

    到穆書凝離開師門那會,基本的陣法已經困不住他了。

    穆書凝他看見陶青澤犯怵,也實在是因為,他一看見陶青澤,就總會想起來當年他被陶青澤一個陣法困四天,看同樣的一處景看到吐的經歷。

    陶青澤本人并不壞,只是愛搞些小惡作劇罷了。

    -

    穆書凝嘆口氣,想著要琴這事還是以后再說。

    鍋里煮著野菜湯,穆書凝神游天外,他這數十年未曾與師尊見過一面,心里總是說多恨他多怨他,也只不過是在掩蓋自己心里如雜草瘋長一樣的思念。人啊,總是這樣,喜歡把自己的心切成兩半,用一半去遮擋另一半,藏在背后的那一半瘋狂滋長,如癡如魔,表面的那一半冠冕堂皇,鮮活亮麗。日久天長的,藏在陰暗深處的深深扎了根,遮風擋雨的日益凋零。

    穆書凝猛地晃頭,將心中雜念摒棄,想著改日去趟藏書閣。

    -

    過了沒兩天,正在書房之中讀書的晏青時掐指算了算日子,忽然想起來一件事,臉色立馬變了,放下手中的書直朝天道眾總部趕去。

    半個時辰之后,所有天道眾成員緊急集合。

    一個時辰之后,修真界便傳出了消息,五年開啟一次的太虛秘境即將在半月之后入口開啟,屆時由各門派帶隊長老與眾弟子來天道眾集合領取“鑰匙”。

    太虛秘境是這片土地上一個較為重要的歷練場所,進入其中的人修為最高只能金丹,若是修為高過金丹,想要進入便只能壓制修為。

    太虛秘境里面資源眾多,對于小門小派來講,他們看重的是里面的靈果靈藥天材地寶,而像四大門派這種等級的,注重的則是門下弟子能力的培養。

    因此,殺人奪寶這些事,往往不會在四大門派的弟子身上發生,即使有,也實在少。太虛秘境里不光有寶物,還有各種各樣的難以預測的機遇,里面光是靈獸就不知有多少種,而且一旦被“鑰匙”傳送進去,整個隊伍便會被打散,連身邊的人是誰都不可能知道,有可能十人抱團,也有可能孤身一人,什么情況都會發生,到時候極度考驗弟子的隨機應變能力。

    各門各派早已暗中籌備著,就等著天道眾下散消息。

    處理好太虛秘境的事,晏青時便回了靜穹山派。

    靜穹山派每次都會派五十名弟子進入太虛秘境,這些弟子大約會有十名是從外門挑出來的佼佼者,另外四十名便是各峰的弟子其中的優秀者,只不過每個弟子只會有一次進入太虛秘境的機會,去多了沒用,白占名額。

    太虛秘境即將開啟的消息風似的吹過了整個皓月大陸。

    穆書凝過得混亂,他雖知曉有太虛秘境這么一回事,但確實是不知道太虛秘境會這么快就開啟。

    他作為掌門的弟子,這次不去,肯定是說不過去的,不光整個靜穹山派會嘲笑他畏畏縮縮不敢去,到時候連晏青時恐怕都會看他的笑話。

    可他的實力,剛剛練氣初期,著實拿不出手……不說環境因素,就楚俞情這個“大師兄”,他已是元嬰巔峰期的修為,肯定會是領隊,到時候就憑楚師兄那善妒的性子指不定會怎么害他一筆。

    光是想著,穆書凝就一陣煩躁,不是他膽小怕事,而是現在他著實不想事情自己找上身來,他需要提升實力,他需要懲治楚俞情,他還需要把百里晉楊從那個他給安置好的王位上拽下來,這么粗略一算下來,他的時間著實緊迫。實在沒有那么多時間來和楚俞情勾心斗角。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排列五定位的技巧口诀 内蒙古11选五app下载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河北20选5走势图 彩票极速赛车冠军计划 江苏11选5分布一定牛 期货配资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浙江20选5规则 北京快中彩大小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