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006章 相識
    送走楚俞情之后,穆書凝把那三本書粗略翻閱一通,心中冷笑,楚俞情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這三本功法是上輩子晏青時千挑萬選挑出來的最適合他修習的功法。最適合,那是上輩子的事了,這輩子他這具身體筋脈滯澀,若是還按他原來的修煉方法,恐怕修煉進度不增反降。

    而且這功法內容也不對,雖然表面上是完全一樣,可關鍵步驟一看就是被用心篡改過,改得相當喪心病狂。

    穆書凝要是真傻唧唧地按著這上面講的練,估計還沒到筑基,就走火入魔了。

    穆書凝將功法扔到一邊,吼了一聲:“楚俞情這個人渣,斯文敗類?!?

    可憐他活了兩輩子,竟連怎么痛快地罵人都沒學會。

    一想到自己對晏青時夸下的???,再聯系到晏青時那張冷冰冰的臉,穆書凝苦笑一聲,這一世自己能夠僥幸成為晏青時的徒弟,不過是沾了自己上一世的光。

    晏青時現在完全沒有承認自己,他連同自己說句話都不愿好好地說。穆書凝靜靜躺在床上,覺得自己不論怎么樣都得交上一張令人滿意的答卷。

    晏青時作為靜穹掌門,一舉一動都有人時刻盯著,他新收了一個天資不佳的徒弟的這個消息已經在六大主峰甚至外門之間傳開了。

    沒過兩日,玄女峰峰主蕭清妤就找上了晏青時,師兄妹兩個吵了一架,惹得整個靜穹山都不安寧。說是吵架,其實也算不上吵,大多數時候都是蕭清妤在那說,晏青時神色冷冷地聽著。

    蕭清妤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書凝才走了幾年,你這樣對得起他嗎?你擔得起他喊你的那一聲師尊嗎?”

    聽了這個消息,穆書凝終于露出這些日子來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他的蕭師叔向來如此,性格直來直去,不喜歡繞彎子,而且當年那件事,她是唯一一個維護過自己的人。如今聽到有人為自己打抱不平,穆書凝心里便是暖洋洋的。

    靜穹山派里開了鍋一樣,有人說秦昱行臉皮厚,狗皮膏藥似的粘著掌門不放。

    有人說秦昱行可憐,從小沒爹沒娘跋山涉水來到靜穹山,掌門是同情他。

    還有人說:“你們沒覺得這個新徒弟和掌門那二徒弟長得有點像嗎?尤其是那雙眼?!?

    -

    摒除心中雜念,穆書凝猛地從床上坐起,他覺得自己不能再耽誤時間,自己已經夸下???,自然就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穆書凝盤腿而坐,現在他即將開始引氣入體。引氣入體是修煉長途之上最基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若是無法成功到達練氣期,那么注定這個人沒有登上仙途的能力。

    穆書凝閉目凝神,仔細回憶著上一世他引氣時候的模樣,可年代太過久遠,而且他天賦相當高,旁邊還有晏青時護法,那些步驟口訣還沒來得及走一遍腦子就成功了……

    穆書凝嘆息,再想上輩子的那些事也沒用。

    所幸他剛剛翻了那本基礎入門的功法,楚俞情對他還是不錯的,沒把入門第一步篡改。

    穆書凝晃了晃頭,將心中雜念拋卻,凝心靜氣,按照功法上的步驟來。

    他勉力保持神智清醒,意守會陰穴,吸納導入靈氣,將靈氣從會陰沿著督脈向上經過頭百會印堂再從任脈下降,打通任督二脈,使小周天開始運轉,最后將靈氣收入丹田,內視其中,若是感覺丹田發熱,且有若隱若現的光,那便是成功了。

    一個回合下來,穆書凝嘴角微勾,果然如他所料……失敗了。

    這個身體果然是七竅都不通的,吸納靈氣的速度都相當慢。

    穆書凝也不氣餒,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他定了定神,準備再來。

    接下來的過程是極為枯燥漫長的,穆書凝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一次又一次的嘗試,總算在天黑之前成功引氣入體。

    成功的那一瞬間,穆書凝覺得自己前所未有的疲憊,頭上冒的汗都濡濕了頭發,讓他覺得極為難受。

    穆書凝連手指都懶得動一下,人家引氣入體之后都是神清氣爽,精神百倍,他引氣入體之后,累得像條死狗。

    穆書凝仰躺在床上,喘息著,胸膛上下起伏,顯然是累極了,身上濕漉漉的又著實讓他難受,他才強打起精神,燒熱水搬浴桶準備沐浴。

    被熱水浸泡著實在太舒服,況且他又累得連眼皮都懶得掀開,蒸汽朦朧,他一個不注意,就睡著了。

    他是被一道突兀且高亢撥弦聲給驚醒,他回神,浴桶中的水已經涼了。

    穆書凝暗自懊惱,罵自己不夠警惕。他這已經是回到了楚俞情的眼皮子底下,雖然他的真實身份沒有暴露,楚俞情估計也會不屑對他這么個小魚小蝦動手,可多長個心眼,多注意些還是對的。

    桶里的水已經涼了,穆書凝抱著胳膊打了個寒顫,趕緊出來,拿毛巾擦干凈了身上的水珠,將提前備好的干凈衣服穿上,身周才多了些暖意。

    穆書凝對剛才的那道撥弦聲極為在意,現在辰時已過,還不算是太晚,會在萬劍峰上彈琴的,也就他的師尊和“好”師兄兩人了。

    遠方隱隱約約傳來琴聲,空靈遼遠,磅礴大氣,他仔細品聽,琴聲里還帶著一種孤高自矜的意味,自傲卻絕不自負,這種胸懷,怎么都不像是楚俞情能彈得出來的。

    穆書凝面上帶了些喜色,隨意擦了擦頭發就出門循著琴聲而去。

    他算是半個琴癡,全因他的琴技是晏青時手把手教出來的。晏青時喜歡聽琴曲,卻不喜歡自己彈,他把穆書凝培養出來,大多時間都是穆書凝在彈,他在聽。

    穆書凝關好房門,踏著月色,走了不遠,發現晏青時盤坐在峰頂,面前擺著一把古老的杉木琴。

    一瞬間,穆書凝的臉上帶著一種難以言狀的興奮與悲傷混合在一起,使得秦昱行原本黯淡陰沉的臉瞬間就變得生動起來。

    他多愛他的師尊,當年晏青時就傷得他有多深,以至他現在心情的復雜程度無法想象。他渴望與晏青時的一切觸碰,卻不想犯.賤.一樣自己貼上去,這點尊嚴他還是有的??捎H眼看見師尊就在自己的面前,愛也好,恨也罷,穆書凝心里總是有一個聲音催促著他過去。

    穆書凝站在原地,不自覺地就失了神。

    -

    那琴聲音剛勁清亮,沉厚動聽。

    晏青時發現穆書凝過來,手上的動作驟然停下,琴曲戛然而止,導致穆書凝還沒聽出來是什么曲子。

    晏青時對他說話算不上客氣:“你怎么過來了?”

    穆書凝聽出晏青時聲音中的淡漠與疏離,他不以為意:“弟子聽見琴聲,不由自主就走了過來,沒有想到是師尊在此?!?

    月色下,穆書凝微濕的頭發潤澤發亮,像是鍍著一層淺薄的銀。

    “弟子對琴曲也略通一二,只是有一處十分疑惑,不知能否請師尊指點?!?

    穆書凝知道他這樣很尬,說完也覺得自己像是故意湊上去的,話音剛落,他的耳廓便微微有些發紅。

    晏青時不算是一個有耐心的人,可恰逢今夜月明星稀,涼風拂面,早已將白日的燥熱驅走,他心中愜意,神思放松,頗有興趣似的:“哦?”

    穆書凝見他這樣,知道是允許自己向他提問,便湊到晏青時身邊,挺直脊背。

    穆書凝一坐到琴的后面,整個人的感覺瞬間就變得不同,原本尚還慵懶懶散,一與琴對上,他的眼立即就亮了起來,顯得極為精神。

    晏青時眸色漸深,他頗為好心地讓開,留穆書凝自由發揮。

    穆書凝仔細想著,雙手懸浮壓在琴弦上,沒有用力,忽然眉毛一挑,明顯是想好了曲子。

    乍一撥弦,晏青時就挑了挑眉頭。熟悉的曲調流入心頭,是《仙陵散》,被人戲稱為最炫技的曲子之一。

    穆書凝因為太怕疼,而左手的跪指和大指按弦全都是靠著手指上皮肉最嫩的地方,上一世他沒少在這上面耍小聰明,比如一旦輪到跪指的時候就由右手在離開岳山更遠一些的地方彈奏,以減小跪指所受的壓力,但這樣卻顯得琴音薄了些,若是輕快一些的曲子還好,但若是那種厚重沉重一些的曲子就不合適了,因此,在這上面穆書凝沒少挨晏青時的批評。大指按弦他就更有小聰明了,按弦時常常偷換指甲壓弦的地方來減少紅腫疼痛,當時也不知道晏青時發現沒發現,至少晏青時一直都沒說他。

    而此時此刻這首《仙陵散》,徹底暴露出了他的那些小聰明。

    一個人一旦養成了一種習慣,無形之中便會顯露出來。

    《仙陵散》是一首殺伐之氣極重的曲子,仿佛在琴聲之中便能看見刀光劍影,可被穆書凝彈得……

    他彈得不是不好聽,技巧指法情感都沒得挑,可就是感覺不對。

    晏青時眉頭緊皺,牢牢盯著穆書凝在琴弦上翻飛的手指,眸光越發深邃。

    穆書凝還沒彈到一半,晏青時冷冷開口:“你和誰學的彈琴?”

    “是弟子還在榭水城的時候被一個白衣人指點的?!?

    晏青時雙唇抿緊,臉上的線條變得堅硬而筆直,聲音里帶著些欲言又止:“白衣人……他說他叫什么沒有?”

    “弟子不知,只大抵知道他是王宮里的人?!?

    聽完這話,晏青時渾身緊繃著的肌肉驟然松開,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似嘲諷一樣的笑意:“我知道了……還有你,你不適合彈這種曲子,若是怕疼,那就彈些簡單的?!?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吉林11选5前三直遗漏 北京pk10官网网址 云南快乐十分奖金规则 配资114股票配资平台 财神爷pk10软件怎么样 甘肃十一选五最新结果 微信股票散户群 七i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