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你倒是松手啊 > 第002章 相逢
    這話是說給穆書凝聽,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安慰他自己。

    穆書凝稍微感受了一下這具身體的經脈與靈力狀況,最后得出了一個結論——廢材。秦昱行體內筋脈滯澀,吸收靈力的速度極為遲緩,而且今年已經十五,不是修煉的好苗子,就算他現在想臨時吸收些空氣中的靈氣來對付這個阿毛也是無門。

    穆書凝低嘆一聲,幸好他上輩子還學了一些徒手格斗的技巧,就算現在這個身體爛得像破棉絮,對付這幾個乞丐也是綽綽有余。

    阿毛空有一身蠻力,只知道無頭無腦地強攻,破綻多得不忍直視。穆書凝毫不費力,三拳,就解決了阿毛,留他倒地抽搐,再也站不起來。

    穆書凝抬頭看向那幾個還圍在巷子口的人,挑釁道:“一起來?”

    那幾人冷冷對視一眼,沉默之中達成共識,大吼著一齊朝穆書凝沖來。

    霎時間,哀嚎遍地,穆書凝手起腳落,連打帶踹,連技巧都沒用上,那幾人全都倒地,“哎呦”地呻.吟著。

    穆書凝勾著嘴角淺笑,蹲下身,在倒地的那幾人身上搜刮著:“一群欺軟怕硬的,今天就是給你們一個教訓?!?

    輪到阿毛的時候,穆書凝看著他那一雙滿是怨恨的眼睛,不由得笑出聲,他用手背拍拍他的臉:“你還差得遠?!?

    解決完麻煩,穆書凝的心情很好,連帶著身體上的疲憊都少了許多。

    從那幾個乞丐那搜來的錢數目不少,穆書凝先是給自己買了一身合適的衣服,他找到城外一條清澈的小溪,準備痛痛快快地洗個澡。幸好現在是盛夏,即使在冰涼的小溪中也只會感受到一陣愜意。

    在水里穆書凝足足洗了一個時辰,出來的時候,穆書凝對那條被自己污染了的小溪沉痛地道了聲歉。

    搓掉他身上的那些陳年老泥可真是費他老大的勁了,上岸之后穿上新衣服他覺得他足足體重能輕十斤!

    穆書凝也是一時好奇,低頭借著溪水打量著自己的模樣。

    水中倒映著的少年的面容十分陌生,雖比不上他前一世那般驚為天人,但也是清秀俊逸,讓人看第一眼就極有好感的。

    穆書凝嘗試牽扯一下自己的嘴角,水中的陌生少年也跟著笑起來,一笑,臉頰上有兩個小酒窩,十分勾人。

    穆書凝心里頭無端有些失落,他想起了他的十五歲。晏青時對他極為寵愛,成天捧在手心里,有時外出都要帶在身邊,可現在這副光景……

    穆書凝拍了拍自己的臉,強拉自己回神,再多的感慨也都無濟于事,晏青時親口說的,他們師徒兩個,緣分已盡。

    穆書凝得知這個小城名叫榭水城,他往城中心走,準備找個小飯館填飽肚子??蓱z這榭水城,處在靜穹山的山腳底下,竟也沒近水樓臺先得月,這里面的人大多都是凡人,沒有幾個得道的,看得穆書凝一陣唏噓。

    穆書凝對自己將來有兩個打算,一是繼續走他的修真路,到時候為他自己報仇也多幾分助力,可這具身體的天資太差,若是繼續修行,他空有滿腦子的功法也用不出來;二就是行世路,先解決百里晉楊,修真界那邊,還需從長計議。

    可穆書凝前世已是元嬰期的修為,這一世若是讓他真真正正的放棄,他還有些不甘。

    正胡思亂想著,穆書凝忽然聽到不遠處一派人聲嘈雜。

    因這榭水城就在靜穹山的山腳下,所以經常會有些靜穹山派里的弟子來榭水城來逛逛,體驗一下紅塵凡世的生活,這么一來,就引得這些凡人非常向往仙山上的生活,若是他們看到那些個衣著不凡的,肯定會圍上去拼命展示自己,為的就是能讓仙師一眼相中,從此求仙問道,問鼎長生。

    不遠處那么混亂,估計就是這么個情景。

    穆書凝站在人群的最外圍,看熱鬧似的看著被圍在人群中央的人。

    可等看清楚了那人的臉,穆書凝臉色驟變,全身都止不住顫起來。

    那個人明顯是極力掩飾過自己的身份,穿衣也極為樸素,可渾身上下散發出的上位者的氣場卻無法掩飾,這才剛一走到大街上,就被眾人圍起來。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靜穹掌門——晏青時。

    -

    晏青時是什么人?天之驕子,短短六百年就修煉到了渡劫期的絕世天才,當年他一劍生生劈開伏魔山,飛身而下,用霸道凌厲的洶涌劍氣封印住狡猾魔族開啟的隱蔽在伏魔山之內的空間裂縫,換來了修真界的百年平安。是個不折不扣的修煉狂人,同時還是靜穹山派的鐵腕掌門人,在門派里說的上話的三個長老年齡比他翻了兩倍還不止,即使這樣,都沒有人敢用年齡說事。

    在靜穹山派里,晏青時就是一切的法則。

    對于穆書凝來講,他還有一個身份——他的師尊,他愛慕的人。

    晏青時極少收徒,在靜穹山派外門弟子泛濫成災,內門各峰上他的那幾個師弟師妹們徒孫都快有了的時候,他僅僅才收了兩個徒弟。

    一個是數百年前,晏青時才滿三百歲,剛坐上掌門之位的時候,第一屆收徒大典上,被眾師弟師妹好說歹說才收了一個天賦頗高的弟子,楚俞情。

    另外一個,就是兩百年后,晏青時修煉歸來,帶著滿身的血氣與戾氣,宛如地獄修羅,中途路過一個小村莊的時候,他恰好落地收劍做修整,面對上面,眼對上眼的穆書凝。

    -

    在萬劍峰上清修的那些歲月,穆書凝不可抑制地愛上了自己的師尊,可師尊對他,卻是極正常不過的長輩對小輩的呵護。所有的種種,不過都是他癡心妄想,到最后,他竟落得了被全門派嗤之以鼻下場。

    穆書凝回憶著過往那些事,臉色有些陰沉。一雙眼睛牢牢粘在了晏青時的身上。他對晏青時,不可能不恨,可恨得越深,便越能證明他愛他有多深,對一個人充滿希望,究竟要傷到什么地步,才會任絕望肆意發展,最后竟成了不可逆轉的恨?

    有的時候,緣分這種東西,在不經意間,由一眼,便能續寫。

    晏青時像是感覺到了什么似的,本來望著虛空的眼,倏然轉向穆書凝這邊,千百人海,那雙眼睛穿破重重阻隔,偏偏就找到了穆書凝。

    電光火石間,穆書凝天靈蓋上激起一陣麻痛,下意識地咬住唇,他卻不舍得移開眼,那雙眼睛深邃而遼闊,里面藏著漫天的星辰。

    下一瞬,晏青時便云淡風輕地移開了眼。

    穆書凝忽然就感覺自己好像經歷了一番生死,后背全是冷汗。

    此時此刻,一種信念沒來由地就從他心底涌出。他要重走以前的那條路,他要繼續修行,他要成為能與晏青時比肩的人,他要讓晏青時看見他時,不會再那么冷漠地移開眼,他還要告訴他,你的徒弟回來了。

    他更要證明,晏青時對他做過的那些事,大錯特錯。

    可笑在他被逐出師門的那段日子,靜穹山上弟子的咒罵和詛咒,都沒有他那師尊一個冷漠絕情的眼神來得更讓他痛苦欲絕。

    這樣也好,上一世晏青時負他,這一世,他帶著目的去接近他,兩人之間的種種,是時候該清算一下了。

    穆書凝后退到沒人的地方,嘴角勾起:“我穆書凝,回來了?!?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股票分析软件推荐 手机打牌真钱平台 所有的六位数一定比七位数小 山西11选5前三直选走势 宁夏十一选五的平台 湖北30选5中奖规则 七星彩彩近100走势图 北京11选5排五走势 股票类游戏手机版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