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吃貨總裁,秀色不可餐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對不起,我來晚了
    啊啊啊啊,這個大豬蹄子,以后再也不期待了,再也不相信了!太讓人傷心了?。。?!”

    安小溪一邊咒罵,一邊翻來翻去,所有的零食都被翻出來了,可是味道怎么吃都不夠好。而且,今天蘇晨風今天也沒有過來,還是她哥哥呢。

    這些男人,真是不可信啊。

    沒有記憶都已經夠慘的了,這兩個好朋友突然出現的時候,她還驚喜了好一陣。蘇晨風昨天才剛剛和她相認,今天就消失不見了,真是讓人惱火啊。

    安小溪突然懷念起昨天她喝到惡心的鴿子湯來。她好想喝一口熱乎乎的清湯啊??墒鞘裁炊紱]有,一個冷冰冰的面包啃著吃,毫無味道。

    “喬文瀚,我討厭你,喬文瀚,我討厭你,喬文瀚,我討厭你,喬文瀚,我討厭你……”

    安小溪的怨念越來越深了,每天懷著感激的心情念著這些好朋友的名字,希望能喚回記憶,然而不但記憶沒有成功恢復,連好朋友都丟了。

    安小溪覺得自己好無助,好孤單。

    只好對著筆記本大聲罵著這些人的名字。

    “大豬蹄子,喬文瀚,騙我,不守信用,該死……”

    正當這么問著,突然病房的門突然被推開了,時間定格在23點59分。喬文瀚頂著一頭亂發,還有臉上細密密的汗珠,一路從飛機換汽車,再用雙腿拼命跑,終于在“今天”的時間內,趕到了安小溪的病房來。

    “喬文瀚!”

    “我以為你今天騙我,不來了!”

    “喬文瀚!你真的是個大豬蹄子,我今天一直等你帶吃的來,因為你說一定要等你帶東西來吃,我都不敢吃癟的,我真的要氣死了,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安小溪噼里啪啦說了一堆抱怨的話,喬文瀚看到她的一瞬間,竟然笑了。

    “對不起,我來晚了?!?

    說著,雙手抱住安小溪的頭,兩個人擁抱在了一起。

    “你去哪里了,我真的好餓?!?

    “我有點事情,真的很抱歉?!?

    喬文瀚是真情實意地道歉,因為在此之前,他根本沒有想到安小溪,他一心都被蔡夢瑜吸引過去了,因為那些還沒了結的心事,因為那個沒頭沒尾的愛情。

    他差點,又再一次失去了自己的愛情。

    “所以,你帶來吃的來嗎?我看你兩手空空?!?

    安小溪被喬文瀚抱著,也還不安分,雙手在他腰間拼命搜索,結果一無所獲。

    “對不起,我沒有帶?!?

    “喬文瀚,你今天怎么一直在說對不起啊,能不能做點實際的,給我搞點吃的來?!?

    安小溪氣鼓鼓地,這個怪人已經有兩天在23點59分勉強打卡了,到底還是不是自己的好朋友了,真是讓人費解。

    “好好好,咱們就去?!?

    “說什么呢,我又不能出門,我這里還住院呢!”

    安小溪掙脫喬文瀚的擁抱,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病號服。

    “對不起,我忘記了?!?

    喬文瀚一下子癱坐上沙發上,仿佛被抽干了一般。

    “你今天好奇怪,為什么一直說對不起,真的很讓人討厭,比你不守承諾,來晚了更讓人討厭?!?

    “哎,我是個討厭鬼,我真是個討厭的人,我對不起……你?!?

    “你到底是怎么了?”

    “沒事,我只是有點感傷。今天發生了好多事情。其實還好,最后我發現,還有你在?!?

    喬文瀚語無倫次地說了很多,安小溪完全沒有聽進去,已經打開了手機開始搜尋外賣的消息來。

    “看吧,因為你現在才來,好多吃的都沒有了,只有夜宵,都是些重口味的東西,我又不能吃?!?

    “咱們不吃這些,我預定好了,現在就接你過去?!?

    “我不去,我今天還真的就在這個房里吃。為了懲罰你不守承諾?!?

    “好好好,姑奶奶,真是個小妖精?!?

    喬文瀚的毒舌又恢復了,安小溪這才開心地笑出聲音來?!斑@就對了!”

    ……

    夜已經很深了,喬文瀚還沒有從蔡夢瑜說的所有事情走出來,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否定中。不可一世的喬文瀚,也有今時今日,要是被他的那些死對頭看到了,一定開心得不得了。

    “去吧!”

    “去哪里?”

    “去找你心愛的那個女人?!?

    “我心愛的女人?”

    看到蔡夢瑜說出這幾個字,喬文瀚有些詫異。這幾個詞好像從來都是給蔡夢瑜預備的,沒有打算用在其他人身上。

    “那個叫安小溪的女孩子,不是就在你身邊嗎?”

    蔡夢瑜笑了笑,打起來哈欠。這是個優雅的逐客令。喬文瀚知道,和蔡夢瑜的“美妙再會”就要結束了,而且是蔡夢瑜主動想要結束的。

    “她應該對我很憤怒,也許已經再也不對我好了?!?

    喬文瀚只能這么想。

    告別了蔡夢瑜。連一句“晚安”都沒有,這個女人對自己已經完全沒有了興趣,甚至也不想和他共處一室。

    喬文瀚很失落。剛剛走出蔡夢瑜的公寓,發現自己的車子違章停車,加上一路闖了好多紅燈,已經收到了好多罰單。

    這些罰單也是一個諷刺,每一張罰單都向在告訴他:你這個爛人,完全是活該。

    像個喪尸一樣走在街上,已經沒有了任何求生的意志,只想讓哪個好心的或者不長心眼的司機,把自己撞死之后一了百了。

    可惜,大家都那么的體貼路人,沒有一個冒失鬼去這樣做。

    “滴滴滴?!?

    手機來了一條信息,喬文瀚原本沒有興趣再去看,只是因為手機一直攥在手里,太亮了,不得不看。

    是安小溪來的信息,全是罵他的內容,什么大豬蹄子,什么混蛋,什么沒有信用,什么快要餓死了。每一條信息看起來,都是那么的可愛。

    因為這些責怪上面,是深深的關心。

    “哎?!?

    喬文瀚仰天長嘆,這個世界捉弄他的游戲可以停止了。

    這個女人才是那個關心他的人,用本能在關心他。因為他就是她全世界中最重要的人,而不是其他人可有可無的誰。

    ……

    “你說今天,咱們吃什么?”

    安小溪的心思完全在吃的上面,完全沒有在意喬文瀚在旁邊一臉的神情,一臉的愧疚。

    “隨便吃什么都好,我會買單?!?

    “當然是你買單了,不然你讓我這個沒有錢的人,只能給你打白條?!?

    “好的,你說什么就是什么,都按照你說的來做?!?

    喬文瀚的語氣溫柔得像一陣清風,安小溪差點就被這個語氣驚呆了。

    “你今天真的怪怪的,好像變了一個人,一直說對不起就算了,還這么溫柔啊,真是好可怕。你是不是別人假冒的喬文瀚?”

    喬文瀚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個女人還是那么不開竅,連一點情調都沒有,真是貨真價實的傻妞。

    “你不喜歡這樣的我嗎?”

    “你是誰啊,我的好朋友,從剛才進來就凍手凍腳的,可真是有點分不清。我告訴你啊,蘇晨風告訴我了,我還有哥哥和爸爸,你要是要做什么圖謀不軌的事情,我就告訴家里人去,讓他們把你給……咔嚓!”

    安小溪比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威脅喬文瀚。

    可是這個動作配著安小溪白白嫩嫩肥肥的手胳膊,只讓人覺得可愛。

    “我真的好害怕哦,安小溪讓他哥哥來對付我了!”

    喬文瀚應聲倒地,配合安小溪演出一場戲。

    “哼!所以也別怪我事先沒有和你說清楚,而且,我悄悄告訴你吧。我還有兩個哥哥,每個都很厲害,你要是做了什么壞事,欺負我什么的,我哥一定不會放過你?!?

    喬文瀚癟了癟嘴,看了看手機,時間差不多了。

    他點的超級外賣也已經到位,服務人員特別有素質,輕聲地敲門進來,不影響隔壁其他病房的病人。

    “喬總,您訂的餐已經到了,請這里簽字?!?

    幾個帶著廚師帽子的人,推了一整個桌子進來,這可是安小溪這幾天有記憶以來,看過的最為霸道的外賣了,沒想到有人點外賣,連餐廳的餐桌和餐椅布置都一起打包帶來。

    “請吧,安小姐?!?

    喬文瀚紳士地為安小溪拉開了座位,然后點上了蠟燭,關上了房間所有的燈,只留下兩盞微微發黃的柔和小臺燈。安小溪驚呼太浪漫了。

    這和她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的橋段很像,只不過男主角還沒有喬文瀚這么帥氣,這樣紳士得體。她也終于明白醫院的那些小護士每天都在嫉妒她的原因。

    這樣的男人,很難不讓人心動啊。

    “渣男”喬文瀚這邊,看到安小溪因為自己的安排而露出笑顏,沉重的心情得到了釋放和緩解。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人需要他的愛,還有人愿意接受他的付出,那他就還不是一無是處。

    感謝安小溪,在關鍵時刻,接納了他。否則,后果將不堪設想,也許此刻的他,已經橫尸街頭,成為明日各大報紙頭條的新聞。

    原來被人需要,是如此的重要。喬文瀚一直以來自私的愛,終于有了解藥。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首页 pk10滚雪球计划软件 急速赛车漂移 北京快3官方手机版 股票指数怎么看成分股 江西11选5任五遗漏数据 彩票技巧规律视频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表 贵州快三一定牛今天 北京pk10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