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春鎖深閨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番外結局
    方御醫從地上爬起來,又請命去把太醫院里所有的御醫都喊了過來。一幫人在外頭查著,留著成子睿獨自與梁月熙待在一起。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成子睿在里頭跟梁月熙說了什么。他走出來時腳步有些虛浮,威嚴的目光中帶著掩不去的悲痛。

    “查出來了么?”

    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換了一身衣服,所有的衣物里里外外都堆在外頭,幾個御醫正在那堆衣物上來回翻找著。

    竹云指著乳娘,“御醫說她身上帶著毒?!?

    成子睿幽幽冷光落在乳娘身上,“身上帶毒?”

    “這幾日她每日起來都要沐浴,為的就是怕熙妃突然生產,她好喂養孩子。好在今日她沒喂過小皇子,否則……”

    竟然連剛出生的孩子都不放過么!

    怒火在成子睿胸中翻騰,眼中冷光變成了殺意?!鞍炎嗽陆o朕抓來!”

    片刻不到,姿月就被凌風壓了過來。姿月看著這陣仗,不解道:“皇上這是何意?”

    “何意?”

    成子睿指著地上那堆衣物,猩紅著一雙眼睛。

    “是不是你干的?”

    姿月臉色一變,朝著里頭望去?!拔蹂?

    一聲啼哭,竹云快步離開,輕哄聲傳來,啼哭聲漸弱。

    姿月渾身一震,為怕泄露眼中神情便趕忙低下了頭。一雙明黃繡金龍的靴子站定在她面前,她正欲往后退一退,喉嚨卻突然被一雙大手鎖住,頃刻間她雙腳離地,整個人都被提了起來。

    “是不是你干的?”

    面前的成子睿面色陰沉可怕,猩紅的眼眸帶著巨大的懾意,喉間的窒息感讓姿月生出絕望。

    “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弊嗽聝裳郯l黑,卻還在掙扎?!拔腋四氵@么多年,什么事該做什么不該做我很清楚。若是駱衡在,他一定相信我!”

    聽到駱衡,成子睿還真的就放了手。姿月跌在地上,貪婪的呼吸著。

    竹云抱著孩子走過來,忍著滔天的怒火?!澳銖娜徨抢锬昧藗€什么東西?”

    姿月心口一跳?!安贿^是些銀子。怎么,你以為是毒藥?”她抬著被憋至通紅的眼睛看著成子睿,“皇上若不信大可叫人直接把我那屋子掀了查。若是我那屋里放著毒藥,我姿月無話可說!”

    “凌風!”成子睿低怒道:“去把她那屋子給朕掀了!”

    凌風領命離開,竹云抱著孩子又追上去幾步,低聲吩咐了一句話。姿月心下不安,還想要再解釋的時候又聽成子睿吩咐。

    “把姿月壓入天牢嚴加看管?!彼淅淇粗嗽?,再沒有從前那么姑息放任?!叭暨@件事情真不是你做的,朕絕不為難你。若這件事是你做的,姿月,朕定讓你后悔重新回到京城!”

    桂南坡里又來了一匹快馬。馬直接停在了茅屋前頭,身穿紅衣的女子躍下馬背一邊喊一邊往里闖?!皼]良心的,說好一起來,你自己倒是先跑了!”

    聽到這個聲音,子華一張臉都黑了。

    “陰魂不散?!?

    眨眼間這道紅色身影就闖了進來,進門后卻是望著里頭抱著孩子的童玉青狠狠愣了一陣。

    “傻子,人家已經生了?!?

    “生了?”

    紅柚跑到童玉青跟前,盯著她懷里的孩子看了一陣,又盯著她的肚子看了一陣?!霸趺淳蜕??不是還有一段時間呢么?生了個女兒還是小子?呀!孩子還在睡,我不會吵醒她吧?”

    童玉青眉眼彎彎,“我就說你還能好起來?!?

    本時熱鬧的時候,可一屋子的人突然都嚴肅了起來,弄得童玉青有些不知所措。

    “夫人,云妃娘娘讓屬下來請子華進宮?!?

    成子睿的人!

    俞翀站起來往外走,示意童玉青留在屋里?!拔胰タ纯??!?

    子華隨著他走到門口,看著一身黑衣的暗衛問:“云妃有何事?”

    暗衛不隱瞞,直言說:“熙妃娘娘給人殺害,懷疑是中了毒。云妃娘娘請子華公子進宮幫忙查一查?!?

    童玉青抱著孩子走過來,“熙妃不是要生了么,成子睿怎么還讓人中毒了?”

    “半個時辰前熙妃誕下皇子,人已經死了?!?

    童玉青臉色變了變,下意識的把目光投向俞翀。俞翀往子華身上看了一眼,“那你就去吧?!?

    子華點頭,讓暗衛等他片刻。片刻后他從歇腳的松伯家拿了那盒子,隨著暗衛快馬離去。紅柚跳上馬背,“毒的事情還能少得了我?”

    說罷,她一揚馬鞭就緊追了上去。

    宮中。

    幾個人得了特許,騎著馬直接沖到宮里頭??斓街裨茖m中無法騎馬的地方才下了馬,用雙腳走進去。梁家收到消息,這會兒正在前面鬧著,成子睿只能先離去。竹云親自把子華和紅柚帶到梁月熙殿中,指著床榻上根本就沒人敢動的人說:“就在那?!?

    子華過去看了一眼,又動手摸了摸梁月熙冷如冰霜的手背?!笆侵卸玖??!?

    紅柚撩開被子往梁月熙的下身看了一眼,又走到那一個水盆旁邊,拔下簪子往水里頭攪了攪,無視簪子上的顏色,反而是聞了聞上頭的味道。

    “碧炎草?!?

    宮中這么多御醫都說不出來的毒,子華跟紅柚看了兩眼就認了出來。竹云怒火叢生,竟一掌拍碎了一個桌角。

    “若是在水中下毒,為何我整個宮里就只有她一個人出了事情?乳娘今早沐浴過,身上也被查出有毒,為何乳娘就沒死?!?

    紅柚指著梁月熙說:“生孩子怎么可能不見血,可她身下干干凈凈什么都沒有。碧炎草毒性極為霸道,遇血后眨眼間就能殺死人。死相大概就是她這樣的,像是熟睡,卻渾身冰冷早已是個死人?!?

    竹云身子晃了晃,強強站穩之后才咬牙說:“我懷疑是姿月?!?

    “巧了,我也懷疑是姿月?!弊尤A把隨身帶來的盒子打開遞給紅柚,“你鼻子靈,聞聞?!?

    紅柚瞪了他一眼,把盒子拿過來聞了聞?!笆潜萄撞莸奈兜??!?

    ……

    姿月被帶入天牢時就被直接提審,酷刑比之子華額被人拖進牢房。給她的對待有過之而無不及?;杷缼状沃?,姿月像只死狗一樣的被拖回了牢房里。

    天牢里暗無天日,牢房陰冷潮濕,里面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不知道有多少腐蟲。

    從前她以為被子華以身試藥就是生不如此,現在她才知道,子華那已經算是仁慈的了。

    不知過了多久,寂靜的牢房響起一陣腳步。天牢并給寬闊,可那步子的每一步都能踏出回聲,每一聲都敲擊在姿月的心里。

    她根本就不用探頭去看就知道,這是成子睿。

    牢門被打開,成子睿卻遲遲不進去。她癱坐在地上的身體動了動,剛剛把頭抬起,一個東西就迎面飛了過來,直接把她的腦袋撞得靠上了后方的墻壁。

    姿月只覺得兩眼發黑,片刻之后才恢復回來。只是當她的目光落定在地上那個盒子之后,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

    “朕再問你一次,是不是你干的?”

    姿月抬頭看他,目光平靜?!笆?,是我干的?!?

    一聲冷笑透過距離傳入她的耳中,姿月知道,她這條命今天是再沒有活路了。

    “你對童玉青如此,對梁月熙如此,就是連竹云也能做個妃子。竹云只是個卑賤的奴婢,難道我連她也比不上?”姿月幾乎是吼出這一句,聲嘶力竭的尖銳讓她那張布滿了血跡的臉越發猙獰。

    她簡直就是個無可救藥的瘋子。

    成子睿對她厭惡至極,“就你也配跟她們兩個人相提并論?”

    “我為什么不行!”姿月張口大笑?!芭硕?,生個孩子而已。我也能??!我沒對童玉青下手,但是我不能輕易放過梁月熙!梁月熙不過就是懷了個兒子而已,想要母憑子貴做皇后?我偏不給她在這個機會!現在她死了,就沒人能做你的皇后!有個皇子又怎么樣,深宮里有幾個孩子能長大成人的!”

    她笑得越發張狂?!拔移蛔屇銈內缭?,我偏不!”

    “哪個蠢貨告訴你,梁月熙會是朕的皇后?”

    冰冷諷刺的話語讓姿月整個人都愣住了。

    “不是梁月熙?”

    姿月滿懷希望的朝著牢門口爬了幾步,“她是誰?她是哪家的?”

    成子睿往后退一步,吩咐說:“想知道朕的皇后是誰?明日朕再告訴你?!彼蛄藗€手勢,吩咐說:“人別打死,留住最后一口氣?!?

    他決絕轉身,竟一點情面都不講。

    “皇上!”

    “王爺!”

    “成子睿!”

    “我錯了!姿月錯了!知道錯了!”

    ……

    天牢里的哭喊聲經久不絕,聲音撞上冰冷濕滑的墻壁,足足大了好幾倍。然而這么大的聲音,都沒有再把他給留下來……

    翌日。

    早朝上成子睿讓福公公宣讀了圣旨,追封梁月熙為貴妃,其所生大皇子由竹云撫養,竹云,封為大崇皇后!

    這一道圣旨直接堵上了朝臣們的嘴,大家都知道成子睿的脾氣。詔書已下,誰還敢多嘴?

    天牢里。

    還是御書房前的那個小太監,端著一道圣旨前來,隔著牢門看著躺在地上渾身是血幾乎都沒見喘氣的人。

    “她不是死了吧?”

    “死不了,皇上吩咐要留著她一口氣的?!?

    小太監點頭,把圣旨念了一道,里頭那如同死人一樣的姿月突然睜大了眼睛。

    竹云!

    他竟然讓竹云做了皇后!

    只留著一口氣的姿月突然大笑起來,整個人都著了魔一般。

    “他竟然讓竹云做皇后!他寧愿讓一個卑賤的丫頭做皇上,也絕不給我一絲一毫的機會。他好狠的心,好狠!”

    姿月癲狂的動作突然停住,轉眼間又吐出一口心頭血,真真正正的斷了氣兒了。

    宮中。

    福公公親自送來的皇后朝服,宣讀了圣旨后,竹云自己也傻了半天。

    “公公,這……”

    福公公給她打了個眼色,“皇上來了,你親自問他吧。不過老奴倒是覺得,娘娘你的確合適那個位置?!?

    成子睿走到她的身邊,福公公剛好退下。他看著竹云,問她:“不明白?”

    竹云搖頭?!安幻靼??!?

    成子睿淡然道:“你無權無勢,不爭不搶,為人大度待人親厚,是最合適這個位置的人選。而且,你不愛朕,朕也不愛你,你不會跟那些女人爭風吃醋?!彼蝗蛔テ鹬裨频氖?,嚇得竹云往回縮了縮?!澳闩惆殡薨四曛?,我們早已是家人。既是家人,這位置也只有你來做才合適?!?

    “家人……”竹云紅了眼眶,“我何德何能……”

    成子睿緊了緊她的手?!半拚f是你就是。以后免不了有要做戲的場合,這樣的動作你要多加習慣?!?

    “皇上?!绷栾L看見竹云時稍稍愣了愣,又加了一句:“皇后娘娘?!?

    成子睿不著痕跡的松開竹云的手,“何事?”

    “他們已經離開桂南坡,往回走了?!?

    成子睿望向桂南坡的方向,良久之后才喃喃輕語:“別了,青兒?!?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快乐扑克三奖金表 大发快三彩票是否合法 配资做期货有成功的吗 陕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今晚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炒股配资期货 甘肃快三今天的走势图解 甘肃十一选五手机版 股票投资具有的特点 时时彩老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