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新闖王 > 第012章 死令
    賀人龍騎馬奔馳到渡口,不用傳令兵通報,直接將洪承疇總督的命令傳達給了焦急的張元。

    張元這時候經過多次戰陣,也不再是當初的菜鳥,自己手下的兄弟,也已經成為了這支部隊的中間,成為洪承疇賀人龍從新整頓起來的隊伍的中間。這時候,即便是賀人龍見到張元,也開始變得尊重起來,不單單是糧餉需要張元的支助,更主要的是,他有了一支絕對強悍的隊伍。

    現在的張元已經沒有了當初的癡肥,原先水桶一般的腰身已經變得標準起來,這時候的他經過了報仇無望之后,更是日夜不眠,一面大力擴張自己的商行,透過與蒙古,包括不惜走私軍資給女真韃子,聚斂巨大的財富來擴充自己的鄉勇。

    現在在洪承疇的默許下,張元的鄉勇,也就是被外面呼為張家軍的,已經達到了二萬之眾,這是洪承疇現在手中最強悍的戰斗力,不但糧餉充足,而且裝備也非常精良。

    就在不久,張元在陜西的洪洞,開辦了自己的冶煉廠,直接為自己的大軍提供精鐵,打造無數從呂世那里學來的箭簇扎槍。

    長弓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什么難學的利器,而扎槍,卻更是容易,因此,現在張元的張家軍的裝備已經完全可以媲美于呂世的闖軍。

    “張大人,總督已經下了嚴令,今夜不休不眠,也要繼續攻擊渡河,張大人你手中還有多少可用之兵?”

    張元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河道里再次被推下上百的羊皮筏子,又有密密麻麻的官軍開始在果長,把總的吆喝下開始蹬舟。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賀人龍這時候即便脾氣再火爆,也不能催促了,就在第一天,就是張元下了死命令,命令自己的笑十七弟弟,帶著自己最強悍的部曲,突襲了對面的闖軍。

    當時對面把守渡口的,也不過是闖軍的一些守備軍,人數不多并且也沒有修建要塞壁壘,官軍憑借著出其不意的突襲,就渡過了黃河,只是在幾乎是一瞬間就占領了闖軍對面的灘涂陣地。

    這樣的突襲本來是可以讓大家彈冠相慶的,但是就是那些不多的守備軍,憑借著根本就不險要的要塞,卻是死戰不退,將自己最精銳的部曲死死的擋在了這片河灘上,已經是三天了,自己這面還是在源源不斷的往上增兵,而對面,也開始出現新的力量,雙方就在這小小的河灘,暫開了無休無止的拉鋸戰,現在,官軍奈何不了闖軍,而添油般增援的闖軍也奈何不了官軍。

    這樣的結局,還不是后續的官軍行動畏縮遲緩造成的?當初按照自己和小十七的意見,就是一次性將手中的所有的羊皮筏子全部投放到黃河里,運輸盡可能多的官軍,在自己的張家軍占領灘頭之后,就算是拿人堆也要將那對面小小的要塞堆平。

    可惜,就是這個賀人龍,心疼自己剛剛招募聚攏的部下,想著保存實力,想要自己的張家軍死戰之后他撿個便宜,結果牽連了時日,讓闖賊有了喘息應對的時間,讓闖賊的人馬源源不斷的增援了上來,這才有了今天這樣的局面。

    看著現在才開始焦急的賀人龍,張元不由得長嘆一聲,官軍永遠是官軍,而自己永遠是鄉勇,這個階級是怎么也抹不平的。

    看著盯著對面河灘還在死戰的張家軍,賀人龍再次加重語氣:“張大人,這是總督大人下的死命令?!?

    張元撇了一眼賀人龍,輕輕的道:“總督的死命令,難道不也是給你賀總兵的嗎?我兩萬部曲已經上去了八千,現在在對面河灘上還在苦苦支撐的,就剩下三千不到,難道你賀總兵就不該督促下部下,全力渡河支援我的人馬嗎?”

    現在的張元說話也不像原先那般畏縮,他有完全的實力和賀人龍分庭抗禮,這不單單是實力問題,更主要的是,賀人龍是七萬招降流寇組成的大軍的吃喝,全部靠著自己供養,而朝廷是沒有拿出一分銀子來的。

    “你——”賀人龍指著張元,很憤怒,但又無話可說,是的,自己的命脈在人家的手中,戰斗也幾乎是人家去打,一項耿直的賀人龍還真就說不出什么。

    其實,賀人龍這次也不是不下血本,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次與李自成南北對進,是費了老大功夫的,機會就只有這一次了,下場再玩這樣的把戲,且不說呂世已經有了防備,就算是李自成也不一定再配合自己,那么剿滅呂世,建立不世之功的機會就會沒有了,因此,這次賀人龍也沒有隱藏實力,也是全力以赴。

    只是自己招安過來的流寇桿子的戰斗力的確是難以讓人看,雖然在張元和周暨的張羅下,也能一天吃上兩頓稀粥,吃上一頓飽飯,也穿上了猩紅的代表大明官軍的猩紅戰襖,但是在氣勢上,在戰斗力上,卻怎么也沒有當初自己部下的十分之一,對于進攻,喊的震天響,卻沒有一個人真心沖鋒,即便是在自己的督戰隊下也是如此。

    “張大人,我也是努力了,你沒看到在渡口邊上,我的督戰隊的鋼刀已經砍的卷了刃,人頭都幾乎堆滿了河灘,說句不中聽的話,我殺的自己人,都比對面闖賊殺的人都要多了?!辟R人龍難得的低聲下氣的抱怨,但看看依舊臉色鐵青的張元,賀人龍的桀驁之氣砰然而起。

    “好吧,既然你張老大人不相信我賀人龍盡力,那我現在就親自帶人渡河,我戰死給你看看,也讓你知道,我賀人龍不是孬種?!?

    這時候,眼窩深陷,疲憊不堪的周暨趕過來給兩人和解。

    “張大人的人馬損失巨大,賀總兵也是盡了力了,但是,眼看著闖賊的增援越來越多,再這樣僵持下去,不但我們的攻擊戰略不能實現,而且士氣將再次被打擊,那以后我們再反攻陜西就遙遙無期了,因此?!敝荇哌@個有名無實的延綏巡撫建議道:“張大人,您再將您的鄉勇增調五千渡河?!比缓罂纯促R人龍:“賀總兵,您也再組織一萬官軍渡河,到時候您去傳令,只要渡河的官軍,我將給每人一個大餅,每人一塊驢肉,上岸的,我將每人賞賜一百?!毕胂?,呀呀呀:“賞賜二百銅錢?!边@已經是周暨能拿出全部的家底了。

    “好,今天我老賀就拼了,即便是用尸體填塞黃河,我也一定送一萬兄弟過河?!辟R人龍這次也是下了決心了。

    張元看了一眼賀人龍,然后從身后的親兵手中拉過一把椅子,就頓在河灘之上,面對這對面,一字一句的道:“告訴小六子,我就坐在這,讓他的六字營五千人馬全部出擊,我就在這看著他,拿下對面那個堡寨?!?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 什么股票容易涨停 三分pk拾走势图怎么看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三分彩网站 广西十一选5网投 体彩网31选7都是图 陕西11选五任5最大遗漏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特点 内蒙古快三3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