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逢珠 > 第一百零七章 賞賜(2)
    徐氏點頭。

    “既然老爺送了宮里賞賜來,我也不能獨自享用。往年他都是給蕭姨娘親自給蕭姨娘一份,余下的我分給她們,今年蕭姨娘不在了,玉珺那里少不得要我費心?!?

    徐氏嘆口氣,伸手一寸寸地撫摸著袖口,道:“既然玉瑚已經厭恨玉珺以至于下咒術,那我再添一把火吧?!?

    流桑會意,搶在寶欣這個大丫鬟之前問道:“夫人的意思是,厚賞玉珺小姐以引起其他小主子的嫉妒?”

    徐氏贊賞地看了流桑一眼,那贊賞的一抹眼神令侍立一側的寶欣頓時感到了一股威脅,寶欣愣愣。

    徐氏邊將抹額收進匣子里,邊吩咐流桑:“去將賞賜拿來我瞧瞧?!?

    流桑盈然轉身,寶欣卻出口攔?。骸胺蛉?,讓奴婢去吧。丫鬟輕手輕腳的,仔細摔碎了珍玩,還是奴婢去吩咐那些穩重小廝們搬來吧?!?

    徐氏點頭。

    寶欣是院子里的老丫鬟,院子的小廝大都對寶欣好感多些。

    流桑白了一眼,徐氏盡收眼內,只作不知,只是淡淡吩咐還在記恨的流桑道:“去給我泡杯清極松霧來?!?

    流?;厣翊饝チ?。

    不多時,小廝們便將一箱子珍玩,一箱子布匹搬入內室,流??粗@幾個小廝,暗暗打算拉攏這些小廝,好好給寶欣一個威風看看。

    清極松霧味道甚好,清極透香,沁人心脾,徐氏抿了一口,便覺渾身清爽,精神一提。

    流桑將兩個箱子打開,徐氏略掃一眼,箱子里皆是各種金器,銀器,徐氏又將目光投向另一個箱子,箱子里一匹匹布料,或純色素凈如雪,或錦繡繁復。

    其中一匹顏色銀亮如月光,是純色一匹布料,不繡紋路,很適合做衫衣外罩或者內襯。

    流桑見徐氏對著裝布匹的箱子流露出滿意的目光,便走到箱子邊,以手指著各色布匹道:“夫人,這套雪白布匹叫雪曇羅,是南疆最好的織娘制造出來的,聽王忠說,今年皇宮里只收到了十匹這布料,咱們老爺得了兩匹,本來老爺都給了老夫人,但是老夫人說這顏色太素凈了,她老人家還是穿戴些濃色的好,她說夫人年輕,顏色嬌嫩,穿素凈的銀白的,桃腮白衣也相得益彰。所以老爺命王忠都送了來?!?

    徐氏點點頭,心中這才有了一絲安慰:“知道了,難得老夫人心里有我。我這些日子忙著,都沒去給老夫人請安?!?

    流桑笑:“老夫人她壓根兒不在乎這些虛禮?!?

    流桑說著,又以手指著一匹桃紅色的繡紅杏布料道:“這是上好的綢緞料,顏色也極鮮嫩,只是紅杏太艷了,一般閨閣小姐是不屑于穿的?!?

    徐氏點頭,紅杏艷,不止顏色艷,也有許多故事艷,注意名聲的貞潔小姐很少喜歡穿繡著艷紅紅杏的衣服,頂多穿些繡粉杏的衣服,顯示自己的年輕與愛熱鬧。

    流桑又指著其余顏色的布料介紹一番,接著又介紹了一番另一只箱子里的金器銀器。

    徐氏本是富商世族出身,對于金器銀器堪稱是見多識廣,多少金器銀器都入不了她的眼,看到這些宮中賞出來的器物,便覺得索然,乏味些道:“每年皆是這些差不多的款式,宮里的匠器師也該多花些心思,想些新巧的玩意兒了?!?

    寶欣便趁機奉承道:“夫人見多識廣,自然覺得無趣,要是讓那些少爺小姐們見了這些雕鏤繁復,精巧奪人的器物,說不定會挪不開眼呢?!?

    徐氏心里一動,目光便停留在裝有金器的箱子里逡巡不已,良久計上心頭,對流桑道:“將那銀器里那個雕著老虎登山的拿來?!?

    流桑聞命,拿出銀器送近徐氏手里。

    徐氏接過一看,果然這方八角純銀筆架上雕著一片片山林,其中一片山石上雕著一只老虎,老虎兩爪按在山階上,兩只后抓按在下一個山石上,老虎昂揚威勢,張口欲嘯,十分威猛,栩栩如生。

    徐氏展顏一笑,流桑揣摩著玉琮喜歡老虎,也屬虎,所以問道:“夫人想將此銀器送給玉琮少爺?”

    徐氏雙手摸著銀器,橫她一眼,傲然道:“粗淺。玉琮喜歡老虎,身上已經戴著一個刻虎金片了,再在案頭擺一個刻虎銀器,那豈不是太溺愛他了?!?

    流桑不解其意,問道:“夫人的意思是?”

    徐氏笑笑:“玉琮一定喜歡這個銀器,我偏要將這個銀器送給玉珺。玉珺不是和玉琮走得近么,玉琮知道玉珺得了這銀器,豈不會生玉珺的氣?”

    寶欣有些擔憂,遲疑道:“那要是玉珺小姐將這個銀器轉送給玉琮呢?豈不是更拉攏了玉琮了?”

    徐氏道:“給不給的,都在玉珺,玉珺未必會這么大方。我不過是想讓玉琮嫉妒嫉妒玉珺,讓他明白,他喜歡的東西,都有可能被玉珺搶走。這樣,他就不會和這個庶出好了?!?

    流桑忙阿諛道:“夫人深謀遠慮?!?

    徐氏以手指著那些布匹,“咱們桃葉閣的布料不少,這些布料都不錯,那套松綠緞子的賞給寶欣吧,過年做件新衣裳,要有多余的料子,賞給小丫鬟們或者你自己做副松綠手套或者護膝或者襪襪子都可?!?

    流桑聞言心中隱隱不甘。

    徐氏又以手指指流桑,“那套淺紅的,賞給你吧。這些貼身丫鬟里頭,你最年輕,顏色也嬌嫩,穿那套淺紅的很有看頭?!?

    流桑聞言忙道謝。

    徐氏倚著身子,有些隱隱的激動:“那桃紅的繡杏花的布料送給琴音閣的玉瑚吧。那套雪曇羅就賞給玉珺了,剩下的,我留一套淡青的布料給老爺做件褂子,余下的,分給各院小姐少爺吧?!?

    流桑聞言去辦。

    卻說聽靜閣里,玉琮因玉珺借給自己暖手的小銅爐的套子被玉嫣摔臟了,得重新洗一番,故而有些擔憂。

    “這小銅爐的棉套子還是蕭姨娘繡的,如今這套子臟了,須得仔細洗一遍才好,想來今晚是不能送回給玉珺的了?!?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2019特大股灾 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 快3玩法必中技巧 内蒙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开奖间隔 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 财神爷pk10软件怎么样 山西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西11选五5中奖技巧 辽宁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