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神秘生物異聞錄 > 第十五章 地下室
    白越之將這本日記毫無保留的交給凌云起,足以見得他非常相信對方。雖然不知道凌云起跟黎音的真實身份,但直覺告訴他,這兩個人或許真的有本事救他們出去。

    而事實證明,他的預感確實沒錯。

    “昨天晚上,是你動的手腳嗎?”凌云起清楚,能夠干涉牽制那些東西,也只有黎音能辦到。

    “是啊。畢竟人家趕了一天路,想睡個好覺。大半夜外面吵的要死,還怎么休息嘛?!?

    黎音打了個呵欠,撥弄著鬢邊的卷發,那原本在凌云起眼中看起來很欠揍的模樣,此刻卻變得無比閃耀。

    果然,這家伙可以對付邪靈!

    “早說啊,我還費勁吧啦研究什么日記啊,咱們在這里茍一晚不就能離開了!”

    這一瞬間,凌云起的眼睛都亮了:現在的黎音,簡直是救世主??!

    不過,那閃爍著希望的火光在下一秒,便被黎音本人無情的掐滅了。

    “忘了說了,在這個空間里,我只能發揮一成不到的能力?!崩枰粜χ噶酥缸约旱男乜?,對凌云起說道:“來的那天晚上,我動用了體內封印的煞氣。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暫時壓制了那邪靈一夜。雖然幸運的沒有引起空間的注意,但是因為自身消耗過度,目前能力還無法恢復哦?!?

    “所以說……”

    “所以人家沒辦法,才跟你求救的嘛?!?

    “那你還要多久才能恢復?”凌云起的聲音已經下降了八度。

    “唔……大概三四天?如果多睡睡覺,或許會快一點……哎呀嚇死人了,你這是什么眼神嘛,看的人家心里好慌哦?!?

    黎音一臉無辜的看著抓狂的凌云起,被他的反應逗的差點沒繃住。

    “好了,我跟你開玩笑的?!?

    看到對方幾乎充血的眼睛,黎音咳嗽了幾聲,恢復了正經的表情:“剛才我也沒騙你,我的能力現在確實被削弱了。因為我發現,那些被釋放出去的煞氣,最后盡數都被這個空間所吸收了。為了自保,我只能有所收斂,以免遭到反噬。不過嘛,遇到緊急情況,還是可以應付一下的?!?

    “那就好?!绷柙破鸱鲱~,深知黎音喜歡惡作劇戲弄自己。不過既然對方還留有一手,那事情便有了轉機。

    看著桌上的日記,凌云起沉思了幾秒后,對她說道:“今晚,咱們去那個地下室看看情況。按照那個什么空間規則,只要我們能撐到明天,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一上來就做這么刺激的事情,不愧是你?!?

    黎音笑道:“不過話先說在前頭哦,我的能力有限,太過的話,萬一空間發現了異常,恐怕咱們誰都逃不出去。你也不想看到我被這個恐怖的地方抓去做養料,從此香消玉殞吧?!?

    “當,當然?!绷柙破鹪谛睦锬藗€白眼。他拿著日記本起身,決定先去找白越等人商量接下來的對策。然而黎音卻依舊是一副睡眼迷蒙的樣子,見她打了個呵欠,再次躺回床上,凌云起忍不住吐槽:“你怎么還沒睡夠?!?

    黎音揉了揉眼睛,只說自己感覺特別疲乏,需要休息較長的時間。凌云起見她不像在開玩笑,想到她昨夜壓制了邪靈整晚,一定消耗了不少精力。也正是因為她的這一舉動,才保住了其他住戶的性命。

    “那你休息吧?!绷柙破鸩辉俦г箤Ψ?,轉身走到了門口。

    “等一下?!迸R出門前,黎音突然叫住了凌云起,在對方疑惑的注視下,她將先前自己脫下來的浴袍丟到了凌云起腳邊:“有一件事,我差點忘記說了,在你進屋之前,我曾經看到……”

    304白越的房間內,還聚集著另外兩名玩家。此時,林予默和楊雨涵之間發生了激烈的爭吵:和白越一樣,楊雨涵選擇了信任凌云起;然而林予默卻持相反的看法。他認為二人不應該輕易的去接觸那兩個住在308的奇怪住戶,更不應該告訴他們先前旅店里發生的事情。

    “難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那個金發女出現以后,殺戮就停止了。還有另一個叫凌云起的家伙,明明不是玩家,卻在這個節骨眼跟那個女人一前一后進入旅店。這兩個人迄今為止都不肯表明身份,我總覺得其中有詐,不應該太接近他們?!绷钟枘f道。

    “可如果真像對方說的,他們是被某神秘部門派來解救大家的呢?”楊雨涵說道:“或許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些能人異士,那個金發女人來了以后,我們不就安全度過了一晚嗎?很明顯,他們有能力對抗旅店里的邪靈??!”

    至于白越,也表示贊成楊雨涵的看法。早上他們已經進行過新一輪的討論,結果只有林予默反對接觸新來的住戶。因此,他和楊雨涵主動找上了凌云起,并且在試探過對方后,將有關本次任務的所有事情告訴了他。

    “可如果這一切都是旅店里的邪靈自導自演的騙局呢?”

    林予默依舊很堅持自己的看法:“抱歉,你們可能會覺得我這樣固執的。但是在半年前,我曾經遇到過類似的情況。有玩家在任務中途被邪靈殺死并替換,隨后混進了我們的隊伍,而我最好的朋友也在那次任務中不幸犧牲了。若不是我僥幸在最后找到了生路,恐怕也……”

    回想起那段痛苦的過去,林予默的身體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沒關系,我知道你這樣也是出于謹慎。我想,等你跟他聊過以后,就會改變先前的看法了?!卑自狡鹕戆参繉Ψ?。

    而就在這時,他們房間的門被人敲響了。楊雨涵打開門后,一臉驚喜的將屋外的人迎了進來。

    凌云起和眾人打了個招呼,隨后走到了白越面前,將日記交還給了他:“多虧有你這本日記,詳細記錄了先前發生的事情。這下,我總算弄清楚這旅店內暗藏的玄機了?!?

    “怎么,你發現生路了嗎?”楊雨涵聽他這么一說,不由為之一振。

    “沒錯?!?

    聽到對方的肯定后,楊雨涵還沒來得及高興,便被凌云起接下來說的話嚇呆了:“我可以負責的告訴你們,這旅店里的老板娘和服務員都不是人類。并且,在三樓的住戶中,也有同樣的存在。而你們想要活下去的話,今晚就必須跟我一起去地下室?!?

    與此同時,三樓的另一個房間內。

    黑發青年雙手交疊置于膝前,從容不迫的看著出現在自己屋里的人,慢條斯理的開了口:“請問,找我有事嗎?”

    “唔……確實是個帥哥,有點可惜了?!?

    本該在房間里休息的黎音,卻突然出現在了311房間里。她從上至下打量著對方,瞇起了眼睛,和平時戲弄凌云起時不正經的模樣判若兩人。

    黎音不緊不慢的走到了青年面前,抬起了他的下巴,湊到對方耳邊小聲道:“你叫段惜言是吧,有人讓我來殺你?!?

    說話間,她的袖子猛的一抖,一根泛著銀光的細針抵在了青年白皙的脖頸邊。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pk10计划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2019开开奖记录 吉林省11选五官方软件下载 秒速飞艇手机app 5分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遗漏 辽宁11选5玩法 欢乐生肖开盘时间 云南十一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