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第36號當鋪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好奇害死貓
    從羅力拉著女孩走出會所,一直到上車,沒有一個人出來阻攔,女孩也沒有反抗,似乎已經認命了。

    車子開出十多分鐘后停到一家酒店的門口,女孩已經意識到今晚將會發生什么,她已經認命了。

    能從田曉光的會所把她帶出來,就連經理都沒出來阻攔,這樣的客人不是她能反抗的,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平等的事情。

    這就是人與人之間巨大的差距,做為一個女孩子,尤其是她這種身份的女孩,更是反抗不了這個世道,她能做的就是順從,誰能給她想要的,她就順從誰。

    女孩默默的跟在羅力身后,她知道,她的命運不在自己的手里,而是掌握在對方的手里,無論對方做什么,她也要無條件的配合,只有取得對方的原諒,她才能逃離這個漩渦,在見識到這場爭斗中都是些什么人后,女孩已經認命,在這些人眼里,她連一只螞蟻都不如。

    上了樓,房門打開,對方推開門,指著里面道:“進去,一直到明天上午10點,在這之前,不許和任何人聯系,也不許走,如果餓了就自己叫吃的,所有的房費我已經結算了。”

    女孩詫異的望著對方,她有些不可思議,難道就這樣算了?就這樣原諒了她?

    “先生......我......”

    羅力笑瞇瞇的道:“怎么,想讓我留下來陪你?”

    女孩臉上一紅:“不是...不是的,先生...”

    “你要拒絕我?”

    “不是...不是...”女孩有點語無倫。

    “如果你求我,或許我會留下!”

    “先生,我求你.....”女孩已經亂了方寸。

    哈哈哈...羅力大笑,這貨的惡趣值無以倫比。

    “我想,你應該是個聰明人,明天離開后,如果你的老板問你,我們今晚都做了什么,你會很妥當的回答,記住了,我是一個正常男人,而且在你老板眼中不是一個好人,你應該知道怎樣應付他。”

    女孩不知道該說什么,她楞楞的望向羅力,有些不可思議,就這樣放過她,她忽然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懷疑。

    直到羅力轉身離開,她還楞楞的站在門口,這是她,第一次遇見這樣的男人。

    女孩的心亂了......

    羅力在樓下又開了一間房,洗過澡,這貨翹著二郎腿躺在床上給林詩打去電話。

    美人XZ的聲音糯糯的傳過來。

    “怎么這么晚還沒睡?”

    “你不也是!”

    “我在工作!”

    “這么晚還工作啊?早點休息,注意身體!”這貨就是嘴巴甜。

    林詩道:“怎么可能像你那么輕閑,晚上出去干壞事去了,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難道你有千里眼順風耳不成?”

    林詩道:“需要千里眼順風耳嗎?猜也猜到了,你們男人出去,不花天酒地才怪?”

    羅力笑呵呵的道:“只猜對了一半,男人出來,要是不花天酒地就不是男人了,但是我和他們不一樣。

    我是一個有節操的人!”

    “我呸!”林詩的聲音很大,“你要臉嗎?你有節操,鬼都不信。”

    羅力道:“難道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我說的是真的,我是一個有節操的人,雖然我看上去很沒節操,但是從骨子里講,我這個人是一個相當有正能量的人!”

    “好吧,我相信了,你早點睡吧!”林詩被這家伙的無恥打敗了,膩歪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兩人才把電話掛斷。

    羅力早上睡到自然醒,伸了個懶腰,然后抓起電話就給鄭凱打了過去,他很想知道鄭凱昨晚是怎么過來的,那家伙一直表現得像個情圣,羅力想知道,情圣與禽獸之間到底有多遠的距離。

    電話響了幾遍才被接起來。

    鄭凱沙啞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

    “大早上的,你打什么鬼電話?”

    羅力笑瞇瞇的問道:“昨晚你在哪睡的,別告訴我,你身邊現在躺著兩個女孩,那樣歐陽姐會對你很失望!”

    這貨哪壺不開提哪壺。

    “滾蛋,我困著呢,沒功夫理你!”

    電話被掛斷。

    羅力哪里肯放過鄭凱,這貨的好奇心早已經被深深的勾了起來,古越怎么可能就這么放過鄭凱,那個家伙是個不怕事大的主。

    要不是昨晚趁機走開,羅力也是躲不掉的,簡單的吃了早餐,羅力駕車來到省城最大的酒店,只有用錢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古越和鄭凱都在這里,以古越的性子,要住就一定住最好的酒店,所以想找到他們倆,不難。

    用力敲著鄭凱的房門,鄭凱打著哈欠拉開門,看到羅力,想要把門摔上,可是卻被這貨一把拉住。

    羅力好奇的在房間里四處看著,鄭凱惱羞成怒,“你看什么?”

    羅力不相信的道:“你真沒有啊,那兩公主呢?”

    鄭凱沒好氣的道:“你當我是你?”

    羅力道:“我只是想知道,在美女面前,你到底有多大的定力?我猜到了,你現在哈氣連天,昨天一定沒睡,應該是戰斗了一晚,然后早上把人趕走了對不對?”

    “對個屁?滾滾滾,別耽誤我睡覺!”鄭凱爆了粗口,趕羅力走。

    羅力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不走!”感覺到屁股下面好像有什么,伸手一抓,是一堆的撲克。

    這貨瞪大眼睛,望著鄭凱:“大哥,你不會拉著兩個美女打了一晚上撲克吧!”

    鄭凱一把打掉羅力手里的撲克牌,指著門口道:“有多遠給我滾多遠,趕緊滴!”

    羅力哈哈大笑:“被我猜中了吧!”這貨笑得不行,在鄭凱惱羞成怒之前,這貨跑掉了。

    敲定合作,古越中午離開。

    羅力看著鄭凱就忍不住咯咯笑,鄭凱陰沉著臉道:“你笑個屁呀!”

    羅力哈哈哈的大笑著:“拉兩美女斗一晚地主,那啥,那兩美女就沒意見?”

    “滾,再提這茬住不信我和你絕交?”

    羅力憋著,憋著,再憋著,這貨就是想笑,一副撲克說明了一切。

    央視在小青山的拍攝很順利,沙縣方面全力配合,羅力更是全程提供便捷條件,要什么給什么,羅力深諳與媒體打交道的法則,與無冕之王打交道,只要關系處理的好,他們自然會幫你說話,要是關系處理不好,好的也有可能給你說壞的。

    央視節目組的總導演叫關德強,這次由他帶隊拍攝,整個節目策劃與構思都是他全權負責,這中間他與羅力交換過幾次意見,羅力給他的印象很深。

    羅力的身份在國內未經報道,國內像他這個年紀的隱形富豪,關德強只知道羅力一個,在幾次的交談后,關德強對羅力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年紀輕輕就擁了這種規模的產業,在國內都是極其罕見的。

    拍攝結束的當天晚上,羅力在沙縣小青山總部食堂熱情的招待了關德強一行人,酒過三巡,關德強趁羅力到外面方便的時候跟了出來,他對羅力說道:“羅總年紀輕輕就擁有這樣的成就,讓我這個年紀的人汗顏。”

    羅力笑道:“關老師,您客氣了,術業有專攻,您的領域的在傳媒這一塊,在央視能做您這個地位又有幾個,咱們跨行業,沒有可比性,要說比較,您在您那個領域是領頭羊,我在我這個領域算是有點建樹,但是綜合比較,我是不如您的!”

    羅力要是謙虛起來,絕對能把對方捧上天。

    關德強哈哈大笑,對方是真會捧人,與羅力聊天就是舒服。

    關德強笑道:“羅總太謙虛了,做為一名企業家,你這個年紀取得這樣的成果,在國內,據我所知,這是絕無僅有的,如果真要比較,我是真不如你!”

    羅力道:“關老師,咱們倆這么相互吹捧就沒啥意思了,那啥,這幾次和關老師交流很順暢,咱們兩人也算是忘年交,我喜歡交朋友,您又特別欣賞我,雖然各自領域不同,但是咱們之間這種交流和溝通有很多共鳴的地方,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盡管說,你這個朋友我是交定的。”

    關德強笑道:“那我可就不叫你羅總了,叫你一聲老弟沒占你便宜吧!”

    羅力道:“那我叫你一聲老哥,不算是失禮吧!”

    兩人大笑著回到餐桌。

    關德強道:“我去年到云貴拍攝一組風景,普者黑那邊風景真是漂亮,在那邊呆了一陣子,真的不想走。”

    羅力道:“風景好,并不代表著易于居住。”羅力深深的望著關德強,“老哥,你是看到那邊的條件太艱苦,萌生了什么想法吧!”

    提這個話題本就是為了引出下文,關德強沒想到的是,羅力實在是太聰明了,他一提地點,對方就想到了他的下文,和絕頂聰明的人講話就是省事。

    關德強嘆了口氣道:“沒錯,的確是感觸很深。那邊風景美則美矣,但是很多地方的生活條件太過艱苦。”

    羅力道:“云貴那邊,山美水美,開發旅游的條件得天獨厚,可是山美,是窮山,水美卻是惡水,除了觀看,欣賞,卻沒有其它更好的經濟價值,想要發展起來,做旅游是關健。”

    關德強眼神一亮,道:“羅老弟,你去過普者黑?”

    羅力前世到是去過,那里自然景觀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獨特的民族風情,優越的自然景觀,良好的生態環境,無一不成為它吸引中外游客的好地方。

    “去過,不過基建太差,想要發展起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怎么,老哥在那邊有關系?”

    關德強笑道:“不瞞老弟說,我老婆就是從那里出來的,當地的官員知道她在京城,想利用她的關系搞些招商引資......”

    “沒問題啊!”羅力眼神明亮起來,他可是知道的,再過二十年普者黑會火成什么樣,一個《爸爸去哪了》,一部《三生三世》讓普者黑火得一塌糊涂,如果不是關德強提起普者黑,羅力到是沒有想到搞旅游開發,畢竟搞旅游開發是放長線,開始投進去的錢根本同不到回報,不似實體企業,錢投進去,一開工,自然而然的就能收回成本。

    但是反之,旅游開發的回報卻是一次性投入終生受益。

    這下反到輪到關德強楞住了,他只是開了個頭,沒想到羅力直接就爬上來了,關德強的確是想給當地政府拉拉投資,他和妻子感情很好,家鄉人總來找,要是不給拉去點關系戶,也不好交代,他本來只是試探一下,沒想到羅力竟然直接貼了上來。

    關德強大喜過望,他借著酒勁道:“羅老弟,你要是有這個意向,我給你牽個線。”

    羅力笑瞇瞇的道:“老哥,先不急,做生意這種事可不是著急的事,這樣,我正好想搞個慈善,要要偏遠山區建十所希望小學,既然嫂子家在普者黑,我就把這個慈善做到那里,順便去考察一下!”

    關德強興奮的臉都紅了,他沒想到自己一個提議,羅力就送給他這么一份大禮,十所希望小學,少五十萬是蓋不下來的,他心里門兒清,這是人家給他面子。

    關德強一口就將自己面前的酒給干了:“羅老弟,夠意思,咱們日久見真心,你這個朋友我是交定了,你有什么需要,知會一聲,老哥全力以赴。”

    大伙都望過來,不知道這兩人在聊什么,關德強忽然就把酒給干了。

    林詩美眸望過來,這次央視來沙縣拍攝,是一個宣傳沙縣的大好時機,央視的節目組一直都是小青山礦泉水全程招待的,這其中的拍攝宣傳當然少不得大力宣傳小青山礦泉水,所以林詩才把招待事宜轉嫁給羅力,這樣一來,縣里節省了招待費用,又讓羅記方面與央視方面有了更深一些的接觸,一舉兩午的好事。

    不知道這兩人聊了什么,把這個關導給聊高興了。

    見林詩望過來,關德強笑道:“林縣長,羅老弟答應我,要在我妻子的家鄉建十所希望小學......”

    林詩這才明白過來,怪不得關德強一杯白酒一口就給干了,十所希望小學,起碼五十萬起步,不是小數目,羅力到是舍得投入,愛郎的情商就是高,忍不住望了羅力一眼,見這貨正笑瞇瞇的看著他,心頭小鹿砰砰一跳,這貨的眼神太具侵略性。

    連忙躲開這貨的騷擾的眼神,笑道:“這是好事,不忘本,存善舉,羅總這是大善之舉。”

    羅力笑瞇瞇的道:“我這個人向來愛做好事,能力強就要為社會多做貢獻,錢對于我來只是個符號,能夠為社會多做貢獻,這才是一個成功商人應該做的事!”

    這貨往自己臉上貼金,要多不要臉就多不要臉,林詩咬著下嘴唇,一時不知道怎么接這話。

    這要是人家夸他還行,可這貨沒等人夸,自己到是夸起自己來了,這臉皮之厚,真是無人能敵。

    最可恨的是,羅力說錢對于他來說就是符號,能不能不這么裝X,臉呢?

    林詩聽這話認為羅力是裝XX,可是聽在別人耳朵里就不是了。

    關德強從心里佩服羅力,看看人家,這才是境界,為啥人家年紀輕輕就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人家這是什么境界,佩服啊佩服!

    任香香滿眼都是小星星,那雙桃花眼恨不得把羅力這就給勾過來,她認為這是男人魅力所在,這個小男人不正是她所想擁有的男人嘛,年少多金,又這么有魅力,歐陽蘭蘭抓住了鄭凱,她說什么都要把這個小男人拿下,她決不能讓閨蜜給比下去。

    憑啥你能找到那么好,我必須超過你,這女人啊,一但起了攀比心,就一發不可收拾!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