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云中之瞳 > 一九九 云邊一眼盡江湖
    白漪影見莼之猶豫,道:“我放了他們也可以,不過,你若不快些回來,他們會餓斃于此地。走罷?!?br />    說罷,拉著莼之向那頂上的云層飛去,莼之向下望去,見王炎和朱墨同時跌坐,心道,希望他們能找到遺忘的法子,自己出去。又想,不知小元到了哪里?
    白漪影仿佛知道莼之在想什么,笑道:“你定是掛著你的小元姑娘,我這就帶你去見她?!?br />    莼之心一沉,心知不妙。
    那云層眼見越來越近,仿佛開了一扇門一般,上面卻一片白茫茫地看不清。白漪影輕嘆一口氣,松開了莼之的手,莼之一驚,卻發現自己已經站在地上了。當下四處打量,仍是在青丘山中,默然不語,心道這流光渡難道是白漪影造出來的幻像么?
    “你隨我來?!?br />    白漪影在前面緩緩地走,漸漸看到一片樹林,又聽到狐貍的叫聲,莼之的心越來越沉重,覺得小元兇多吉少。
    那些樹全是人形,和莼之在不晝木中所見無異,莼之打了個寒戰。樹林邊有一大排鐵籠,關著許多狐貍,這些狐貍無一不眼神呆滯,蠢笨無比。
    “此地大都是犯了罪或是先天愚笨的狐貍,我取了他們的狐珠,再放到深山送與獵戶?!?br />    莼之打了個冷戰。
    白漪影笑道:“你們人類手足相殘的事還少嗎?狐族生存不易,必要的犧牲是要的?!?br />    “小元的狐珠被你取走了?”
    白漪影點頭:“就是你剛剛吃下去的那兩顆。她倒奇怪,居然結了兩顆,亙古未見。幸好我發現及時,否則她真能取代我成為萬妖之王也未可知?!?br />    莼之聽罷內心如焚:“你快將我體內狐珠取出來!”
    白漪影輕笑:“自然不可?!迸慌欤骸霸谀抢??!?br />    莼之撲上前去,打開籠門,抱起已不認得自己的小元,低喚道:“小元,小元?!?br />    小元已是一只普通狐貍,并不認得莼之,在莼之懷中扭來扭去想要掙脫。
    莼之見它身上傷痕累累,怒道:“你為何要如此?”
    “自然因為那個預言?!?br />    “預言之事若皆為真,世人哪還需努力?預言若不為真,你信它做甚?”
    白漪影點頭:“倒有道理。將它關回去,走罷。等你找到鵲莊取來云瞳,我自然會放它?!?br />    莼之道:“你先醫好它的傷?!?br />    白漪影眼中寒光一閃,旋即輕輕點頭:“好?!?br />    “我要帶它走?!?br />    “不行?!?br />    “我要帶它走?!?br />    白漪影看了莼之許久,終于點點頭:“那就帶著吧?!?br />    “陶陶呢?”
    “被封在樹里了?!?br />    莼之知道她必在受那萬蟲噬心之苦:“你先放她出來?!?br />    “你想都帶著?”
    “你先放她出來!”
    “放她還是了無禪師由你定?!?br />    莼之氣結,半晌說不出話。
    “或者……你勸了無將他收的著那片云瞳給我,我便放了二人?!?br />    “傳言云瞳若是靠近,會互相吞噬?”
    “此事是真?!?br />    莼之想起自己在臨安古墓中取了云瞳,卻并未被吞噬,莫非自己真是華陽門小道童轉世?
    白漪影道:“你有個師兄,叫天寶,他可以手觸云瞳,你可知為何?”
    莼之猶豫了一下:“聽師父說,他是觀中小道童轉世?!?br />    “原來如此?!?br />    白漪影目光灼灼:“你華陽門當年死了兩個小道童,那另一位,想必就是你?”
    “師父是這樣說的?!?br />    “原來如此?!?br />    白漪影道:“那么,若要重煉云瞳,你必要葬死火海了?!?br />    “想必,是的?!?br />    白漪影道:“你愿為這些人犧牲自己?”
    莼之心下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也不可重煉云瞳,到時自己只能舍身取義了。
    小元在莼之懷中哀鳴,想是極痛,莼之望向白漪影。
    白漪影仿若知道莼之在想什么:“你若自盡,我必殺光你認識的所有人。寸草不留?!闭f完在小元身上輕撫,小元身上傷痕旋即不見,沉沉睡去。
    白漪影走到一株樹旁,將樹皮一層層剝去,剝出個血淋淋的人來,又順手塞了一粒狐珠進他口中,那人不著存縷,全身皮膚盡數潰爛,緩緩睜眼,是名老者,須眉均被拔去不剩,莼之突地心中一動:人是可以直接吃狐珠的。若奪了白漪影的狐珠吃下,會當如何?可白漪影萬妖之王,法力高強,如何奪得?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体彩快乐10分中奖规则 甘肃快3和值跨度走势图 五分赛车骗局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的 福彩3d今开机号试机号 彩票陕西快乐十分钟 福建31选7中几个有奖 广东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一定牛 期期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