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天衍之王 >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不可能的一劍
      風小寒贏了,但在他之前的那位叫做言方的弟子卻輸了。
      這樣的開場已經十分不錯,但還是崔魏明眉頭一挑,
      嚇得言方趕緊低下頭去,不敢看他,茶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在耳邊安慰了幾句。
      崔魏明并非失望或者生氣,而是詫異,對方是信海宗的,門下劍術等諸般法門還算精妙,但言方畢竟是內山弟子,資質上佳,雖然劍道方面的天賦平平,但絕非一小宗弟子可比。
      但他偏生卻是輸了,這點倒是有些讓人意想不到。
      不愧是盛世,
      就連小宗都培養出了這樣的弟子。
      崔魏銘對言方說道:“不要緊,戰之會打回來便是?!?br />      言方重重點頭,答應一定做到。
      那座亭下的老者不停抽簽,每當有石臺空出來,他便會立即抽出下場試劍的人選。
      “長明宗何惜柔,仁炎宗尚久云,一臺比試?!?br />      何惜柔的名字再次響起,眾弟子的目光也向這邊聚集過來,
      在眾人的矚目下,她起身,向一臺走去。
      所有人都想知道那名美麗少女的劍道,到底走了多遠,希望那名叫做尚久云的弟子可以撐得久一點。
      但也有個別的人,更關注另一處石臺的比試,
      比如風小寒,
      他沒有去看何惜柔的比試,而是看向第十一處石臺的那人,
      孔千雷一身寒意,光站在那里就覺得寒意逼人,仿佛深秋已過,凜冬即將到來。
      他的對手是來自長生宗叫萬小芳的內山弟子,雖知對方在長青會中的極佳表現,但毫無懼色,顯然對自己十分自信。
      比試已經開始,萬小芳行過劍禮之后似乎說了句什么。
      但孔千雷只是拿著九曲劍,看著腳下黝黑的石臺表面,沒有任何動作,仿佛對方提出了一個十分深奧的問題,于是陷入了沉思。
      萬小芳微微皺眉,自己不過是問他如此劍法,究竟師出何處,難道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么?
      那名考官也在看著他,期待著他的回答,
      萬小芳想知道的事情,也是很多人想知道的,畢竟區區散修竟會如此劍術,而且還沒人認識這種劍法,任誰都會好奇。
      面對這樣的問題,孔千雷當然有權利選擇不作答,
      他抬起頭,說道:“奇遇罷了不值一提。我們是來比劍的,多說無益,請出劍吧?!?br />      既然對方不說,萬小芳也不繼續追問,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就像孔千雷說道,他們是來比劍的,現在劍之會才是最重要的事。
      一絲炙熱憑空出現,抵消了孔千雷身上傳來的涼意,
      就像陰陽相抵,五行相克那樣,
      二人的冷與熱兩道劍意同時出現在臺上,在石臺正中央的位置相互撕咬,發出呲呲的微響。
      萬小芳眉頭一揚,說道:“你的陰寒劍意竟能直逼我的九日劍意?看來你的所謂奇遇,相當不簡單啊?!?br />      九日劍訣是長生宗的秘傳真劍,曾參與過神魔之戰的極強劍法,取烈日為意,皓日當空尚且酷熱難耐,九日當空之時,整個世間都要為之燃燒毀滅。
      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來,長生宗的祖師很狂,天底下除了萬夜天誰也不服,
      孔千雷說道:“你的話很多,直接開打不行么?”
      萬小芳揚起的眉頭又沉了下來,眼底也泛起些怒意,顯然認為對方是看不起他,認為自己不配讓他浪費時間。
      ——至少他自己是這么解讀的。
      若對方的劍意遠超于他,倒也算了,二人的劍意旗鼓相當,也就是說劍道修為就算有差距,也僅在一線之間,勝負難料。
      這就是他生氣的理由……
      萬小芳沉聲道:“你這么急著開始,不如直接攻過來,何必……”
      話還沒說完,九曲劍便斬了過來,
      萬小芳橫劍于胸,擋了下來。
      “你的話雖然多,但你說的很有道理?!?br />      孔千雷握著劍,平淡的說道:“但因此,你沒有出劍的機會了?!?br />      萬小芳催動劍意,想要出劍。
      但就在他出劍的上一瞬間,九曲劍便從他身側刺了出來,角度之刁鉆、速度之快令人發指,
      風小寒眉頭一挑,他很輕易的就看透了這一劍的精髓和妙用,但卻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劍起于身前,斬向身前,落下時卻是從對手身側斬來。
      堪稱奇詭,
      這看似不可能,但若經長久修行,使手臂可以像鞭子一般柔軟,便可以輕易使出這一式。
      但要修到這個地步必然要許多歲月與極大的代價,而且要冒許多風險,
      依孔千雷的年齡與壁骨的形態來看,
      他不可能做到。
      ……
      ……
      風小寒擁有萬衍神通,只需一眼便能推衍許多,
      其他人則沒有這樣的本事,只能歸結為對方也如茶一笑般天生奇異,或是來自草原中某部族的神秘法門。
      除他以外的大多數人只能靠猜,但有一個人不用……
      劉盼盼摸了摸憶星的頭,又用指尖點了點獨角仙的角,動作中滿是寵溺。
      許諾看著那邊的局勢,驚呼道:“那個人的好厲害呀,他劍好快!”
      眾人看了她一眼,皆露出絲微笑,想著這小師妹可真可愛,驚訝的樣子那般乖巧玲瓏。
      風小寒也回頭看了一眼,而劉盼盼這時剛好抬起了頭,
      二人的視線就這么交匯了一瞬,下一刻便分開,一切都是那樣的自然,仿佛這對視的一眼只是巧合。
      就連敏感且十分關注她的茶一笑都不覺得有什么。
      也許何惜柔在這里會注意到,但她不在。
      風小寒知道陰陽貓能正視人心,看到人們心中的想法,而他的萬衍神通除非識??萁?,否則無法停止。
      所以他每次推衍那些劍術時,心中的那道影子都會被憶星所看到,
      風小寒早就意識到長久下去早晚會出事情,因此才刻意回避著劉盼盼,以繼續隱藏這個秘密。
      在諸宗論道前,他便決定找機會與她分開,只是他隱藏的很好,這個念頭只在進入云墻的前一晚出現過,隨后甚至連自己都已經忘記,但卻下意識的那么做了。
      ——在識海中留下印記,操控他人潛移默化的為自己做事,這是十分高階的道術玄通。風小寒被龍醍醐灌頂,識海之寬廣,神識之寧靜世所罕見,而且他是對自己使用,勉強可以做到。
      以往他一眼便學會別人的劍術,可以解釋為天資過人,古往今來一眼就能學會各種道術的奇才也曾有過,只是誰都以為那是傳說。
      但今天風小寒看到的是絕非常人所能發現的事,
      而且憶星剛好就在他身后,劉盼盼與憶星心意相通,便等于在她眼皮子底下做了件人不可能做到的事。
      于是才有了二人相視的那一眼,
      只見劉盼盼目光清澈,完全看不到任何情緒,似乎根本沒有發現一樣。
      風小寒則繼續看向那邊的石臺,心想道心圓融任何清晰都能不表于外,滴水不漏,果然可怕。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正规手机捕鱼平台 紫幻河南麻将必胜绝技 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2019二尾中特高手资料 黑龙江36选7彩票 自制刮刮乐 广东26选5没开了吗 同城游美女捕鱼破解版 浙江6 1开奖结果查询 3d杂六号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