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書城小說網 > 東瀛之禍 > 164 請求
    {現實世界}

    高坂直美也有點繃不住了:“真綾??!”

    在她驚呼出聲的同時,高山忠平的棋磐斬已然斬進了馬場真綾的螓首。

    眾社員看到這一幕,全都呆愣當場,驚駭不已。

    可是當竹刀繼續下壓斬切至馬場真綾的頸部時,不止觀戰的社員,就連高山忠平本人都感到錯愕,進而眉頭大皺。

    怎么手上一點不受力?

    這就是高山忠平的直觀感受。

    高山忠平很清楚自己手上的竹刀并非什么削鐵如泥吹毛斷發的神兵利器,甚至就連他平時用的真正太刀也并非什么逸品,所以不管是斬切樹木還是人體,都不可能感覺不到阻力。

    可是現在這算怎么回事?

    “殘像??!”高坂直美突然叫喊起來、

    她終于看穿了馬場真綾的狀態,殘像,這是林玨所說的“逝步”的大成境界。

    也就在高坂直美喊聲揚起之時,真正的馬場真綾的本體已然出現在高山忠平的四點鐘方向,同時劍刃輕飄飄地搭在了對方的后頸側。

    高山忠平只覺的后勃頸一涼,剛要想有所動作,就聽馬場真綾道:“副社長,你輸了!”

    渾體一僵,高山忠平不得不接受現實:“是的,這一場我認輸!”

    馬場真綾聞言,這才收劍轉身,離了場地,嘴角微翹,帶著一絲笑意,走到了高坂直美身邊。

    高坂直美的臉色卻不怎么好看:“真綾,你耍賴!”

    “我怎么耍賴了?”

    “說好了咱倆一起共同進步的呢?你為什么已經達到‘殘像’境界了?”

    “我們是在共同進步啊,不信你仔細回想一下,在跟我一起修行之前,你的逝步是什么水平你自己不知道?目前我不過是比你進步得大一些罷了!”

    高坂直美:“……”

    馬場真綾到底是好姐妹,見高坂直美滿眼的不高興,忍不住安慰道:“你別想太多啦,接下來還有兩回合,咱們先各自贏下來好不好?”

    高坂直美噘嘴道:“那比完之后,你得指點我逝步才行!”

    “行行行,就算我指點不了你,不還有林様嘛!”

    “哼,別提他了,說好來觀戰,到現在都不見人!”高坂直美不悅道。

    “他可能有什么事耽擱……咦?林様!”

    聽到馬場真綾的叫聲,高坂直美當即循著馬場真綾的視線轉頭望去,卻發現門口連個鬼影都沒有。

    “林様在哪兒呢?要死啦真綾,你居然開這種玩笑!”高坂直美轉回頭拍了閨蜜一巴掌。

    馬場真綾卻一本正經道:“林様真到門口了,只是他剛才閃了一下又沒影了?!闭f著,她還沖門口努了努嘴。

    “你還想騙我!”話雖這么說,但高坂直美卻再次扭頭望向門口,結果那里仍空空如也,“你夠了??!”嚷嚷著,她就想轉頭怒視馬場真綾。

    可就在這時候,林玨還真就出現在了門口,身后還跟著赤川鳴。

    “哇喔,林様!”高坂直美歡叫一聲,如迷妹般跑到林玨跟前,嘰嘰喳喳道:“你真來看我們社的排位賽啦!”

    “呃……”林玨一時無言以對。

    此時,馬場真綾也湊到林玨身邊,躬身道:“您來啦林様!”

    看到自家社團兩位劍道學姐(學妹)的小女兒情態,劍道社員們大都不爽已極,一個二個黑著臉,面色不善地惡瞪著林玨。

    林玨自然能感應到周圍的目光,但他毫不在意,只是對高坂馬場二女道:“排位賽結束了嗎?我沒來晚吧?”

    高坂直美聞言忍不住跺了跺腳,卻不敢傲嬌撒謊:“已經半決賽啦,三場兩勝,我和真綾都已經比完第一場了?!?br />
    林玨隨意瞟了眼高坂和馬場的眉目表情:“看樣子,你們倆第一場都贏了……”

    “你怎么知道的?”高坂直美詫異非常。

    “我怎么知道?很簡單,因為直美學姐你就是打撲克十把中難得贏一把的那種賠錢貨!”說完這話,林玨自己都忍不住抿嘴輕笑起來。

    賠錢貨?

    聽到這個詞,高坂直美差點沒氣歪鼻子:“我怎么就賠錢了?”不過說話的同時,她倏然想起以前自己玩牌還真就是十打九輸。

    林玨哂道:“你就是那種拿到好牌就樂、拿到差牌就一臉喪氣的家伙,你說你怎么賠錢?”

    高坂直美一怔,想要發脾氣的同時,驟然扭頭問馬場道:“真綾,我以前打牌輸掉是因為這個嗎?”

    馬場真綾忍住笑不斷點頭:“所以你玩撲克不是牌面巨母(巨母:極其牛叉的意思),都輸!”

    高坂直美頓時一頭黑線,想要反駁,但越回憶以前玩牌的經歷就越清楚地認識到她輸牌的問題出在了哪里,同時也明白了林玨是怎么判斷出她第一場比試勝利的緣由了。

    “還有兩分鐘,吉岡自榮對高坂直美第二場即將開始!”

    聽到裁判這番宣布,場地對面一直在留意林玨他們這一群的吉岡自榮臉色微變,皺眉權衡了一下,他當即站起,繞過場地來到高坂直美面前:“學妹,與你的試合,我認輸!”說著,他以四十五度角鞠了一躬。

    見吉岡自榮鄭重其事的表態,高坂直美遲疑了半秒,微微欠身道:“那么社長,我接受你的認輸,承讓!”

    看到這一幕,周圍社員都有點瞠目結舌。

    高山忠平更是有點咬牙切齒,但考慮了幾秒后,他也學著吉岡自榮的方式,向馬場真綾認輸了。不過,他的臉皮比吉岡自榮要厚些,隨即轉向林玨,認真鞠躬道:“林様,我想跟隨你學習劍術!”

    周圍的社員又是一呆,但林玨卻不置可否。

    其實如果高山忠平能完全拉下臉,當著眾多劍道社員的面跪地向林玨請求學劍的話,林玨可能會收他為跟班,傳些許秘技給他,但只是鞠躬的話,哪怕在鄭重,在林玨眼里也算不得什么。

    所以,林玨在高山忠平鞠躬鞠得腰桿都有點酸累的時候才開聲道:“你想學劍,我就要教么?”說到這兒,他語氣頓了頓,想瞧瞧高山忠平的反應。

    高山忠平聽了林玨的話,差點沒原地爆炸,但事到臨頭他還是強忍住了心頭的羞怒,保持鞠躬的姿態道:“請您務必成全!”

    .

    PS:書若幼苗,望各路看官點擊后大力【收藏】【推薦】,三百六十一度打滾拜托了!

    PS:如果覺得書還能入眼,大哥大姐們請【收藏】【收藏】【收藏】!

    .
富贵星解谜红球128期 财神捕鱼怎么观察吃土规律 管家婆三头中特已公开 股票怎么看趋势 幸运赛车直播 贵州快3今天走势图 买平特一肖最稳的方法 东北麻将胡牌规则 基金资产配置 江苏虚拟e球彩走势图 今天福建36选7中奖结果